第一章

    自从魂穿后,叶亦凡无时无刻都在催眠自己,这是正常的这是正常的,两个男人在一起亲亲我我你儂我儂没什么大不了的。
    像现在叶亦凡隔壁桌的一个高大男人,正压着一个矮小的清秀男孩猛啃时,叶亦凡也只是端起半糖的奶茶喝一口,翻了一页纸质书眼不见为净地催眠自己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内心便开始不断诵唸大悲咒。
    是的,自从魂穿穿在一个破羊水的小婴孩,之后度过漫长的十七年岁月,叶亦凡这才在这漫漫十几年的岁月中得知,这是一个全民搞基的年代。
    地球经过人类的摧残后已不復生机,在人类移民其他星球后,体质较弱的女性因为不适应移民星的气候环境便开始大量死亡,之后再过了几百年男性渐渐适应了这个星球后便渐渐进化,进化后不只寿命变长连性别也演变了三类。
    分别是alpha、beta、omega这三种性别,alpha身体天生就比较健壮、身体素质也比其他两类还要好,且不存在生育能力,但在社会中占据领导地位,佔人口数三成,beta则比较平庸,像工蜂般的存在,存在极低的生育能力,人口基数大佔了近六成,omega则是拥有比较高的生育能力,可惜身体素质比其他两类弱,且成年后的omega有固定的发情期需要alpha处理,在社会中属于弱势团体,有专门的保护机构为他们设立,人数较少占人口的一成左右。
    而叶亦凡刚好生在一个军人世家,世世代代都有大量的世家子弟就读军校、接触军务。
    他的父亲是全联邦唯一的亚裔上将,在一群金发碧眼里的洋人中是相当醒目的存在;他的爸爸(指生育那方)是出名的商业世家公子,成年后便嫁给了他的父亲,并生下了七名孩子,而很不幸地是叶亦凡不但是老么,还是七个孩子里唯一一个beta;七个孩子中从老大到老四都是alpha,老五老六是双胞胎omega,只有他是beta,所以全家的注目都不在老么身上,而是在他的那一对双胞胎哥哥上。
    而且他们的生日刚好前后只差一天,所以每次办生日宴都会合併到双胞胎哥哥们生日的那一日,而作为其中寿星的他完全被忽略,来赴宴会的政商名流和宾客双眼看得都是那一对标緻的双胞胎omega,至于他一个普通的beta没有人想去认识。
    这悲催的十七年他除了双眼被荼毒(总是看到街上两个大男人在狂吻),精神上受到双胞胎哥哥们的摧残(总是问他:弟弟哪件衣服更好看?这唇膏色衬我吗?)等等之类的话,都让他有种身体及心灵双方面被虐待的感觉。
    就在这个全民搞基、失去大量女性影像的时代,他拿起电子画笔开始画起这个时代的遗憾——女人,发在网路上并造成大轰动后,他破例被全联邦最好的美术大学录取,当然学校可能也看在他跳级的份上录取他,毕竟他才跳两级。
    他最优秀的大哥可是连跳五级,十七岁的时候就拿到联邦第一大学的毕业证书了。所以说他跳两级也只是刚好而已,最主要那间美术大学是看在他能在女性影像大量遗失的情况下,画出极为符合当时女性的美丽样貌而破例让他录取的。
    之所以能那么篤定的情况下,是星博上的学术研究大v们纷纷转发他的星博大为讚叹,因为他们这群人中有几名是保有少部分女性资料的,且也是向这个部分做研究的,所以就在眾大v的大讚下,他得到了金玫瑰艺术大学的录取通知单。
    由于採取放养状态,原本他父亲是希望他跟他的alpha哥哥们一样就读指挥科系,后来在眾专家的洗脑下叶家家主叶亦君只好听从星博上的眾大佬的话,让家里唯一的beta孩子去读非军方体系的艺术大学。
    他在家中真是如同狗屎运般的奇蹟存在,叶亦凡心想。
    就在叶亦凡愜意地喝着奶茶,并专注地看着纸质书时,忽然间桌面上出现了大量阴影。
    叶亦凡抬头,看见那名高大男子在他面前微笑,突然心底一凉。
    「一个人啊?」他问。
    叶亦凡有点不耐地回,「嗯。」
    他抬手勾起他的下顎,叶亦凡对上他的视线,是那种alpha极为强悍富侵略性的眼神,让他吓得啪的一声打掉他的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他拉着椅子坐下道:「是金玫瑰的学生吧?」
    叶亦凡心理有些忐忑,不敢去看他,假装镇定自顾自地翻着书。
    「我说,我应该不是那么没有魅力的人吧?」他伸出手忽然间握住他正要翻页的手。
    「可爱的小beta?」
    从来没有遇过这种事的叶亦凡只好乾巴巴地问:「那个omega呢?」
    「去洗手间了。」
    叶亦凡微微瞪大双眼,这个alpha竟然想脚踏两条船!
    就在他想甩开他的手时,一个比他更快的身影突然出现,一双拳头几乎是朝着那名男子英俊的脸面上狂打,接着脚狠踹他腹部好几下,那名向他搭訕的男子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揍到吐血,脸肿成了个猪头然后就晕了。
    等医疗车来时,叶亦凡已经走出了咖啡厅。
    「大哥……」他低着头小小声地叫着身旁跟着的人。
    那名狂揍搭訕者的男人是他大哥——叶亦泽。
    「嗯。」叶亦泽摸着他的头,应声。
    「怎么来了?」他皱着鼻子问。
    叶亦泽这个时候应该在军部里待着才对,毕竟他不太像是个吃饱太间没事干的人,跑来金玫瑰的学区附近间晃。
    「放假,来看看你。」
    叶亦凡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这时候还有假?」
    他大哥面无表情地说:「太多假没休,长官强迫我放假。」
    「哦。」叶亦凡回应,他实在无法理解他来这里的原因,不过既然他不想提那就算了。
    叶亦凡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一处小摊子,便向小贩点了两份冰淇淋,一份香草口味和一个巧克力口味的,手腕上的光脑感应完收费站上的条码,扣掉六十星币后他拿着两根甜筒走向坐在公园长椅的叶亦泽。
    「喏。」他将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递给他的大哥,印象中他记得小时候他大哥挺喜欢吃糖的,尤其是巧克力这类甜零食。
    叶亦泽接过后不语。
    叶亦凡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冰,在这有点热的天气里消消暑气。
    叶亦泽看着有些化了的冰,也开始啃。
    一时之间两人相对无语。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