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罗曼史 > 石虎少女 > 错误的相遇

错误的相遇

    「喂?喂?你是醒着吗?还是尸体?」一名少女清脆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还伴随一阵被什么东西戳着的感觉。
    佐藤大佐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脑袋整个昏昏沉沉,双脚的触感可以感觉到冰冰凉凉的溪水,当意识缓缓重回身体的自主权之后,全身剧烈的疼痛感立马席捲而来,他猜想他应该是掉落在溪河当中,而且伤势很重动弹不得。
    佐藤大佐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印入眼帘的是一位美丽的原住民少女……
    该少女有着漂亮的大波浪长发,白皙的肌肤配上小巧的脸蛋,空灵的无辜大眼,头戴原住民特有的头饰,身穿麻布製成的方衣,不管头饰还是首饰都用兽牙来装饰,正拿着树枝戳着他的身体,看来是想查看他是不是尸体。
    「运气真好啊。」佐藤大佐瞥了一眼少女,随后露出了阴冷的微笑,用淡漠的语气说道。
    这真是九死一生呢……经过这一战,这让他对原住民產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突然有个念头,若他最后活了下去,他想收集原住民的头颅当战利品。
    「我的运气可不好,你是日本人吧?」少女见到眼前浑身是血的日本军官,开口说话,而且讲的还是平地人用的中文,立马拋开树枝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山刀,紧张兮兮地对着佐藤大佐做出防御的姿势。
    族里人都说见到了日本人就要杀了他,割下他的头颅带回村落,证明是一名合格的泰雅族的战士。
    可她是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子。
    杀人?到底具体要怎么做?
    少女虽是赢面较大的那一方,可拿着山刀的手却不断颤抖。
    「连刀都拿不好,亏你是原住民。」佐藤大佐却吃力地开口说话。
    呕———
    一口鲜血喷溅在河床上,现在的他或许离死神不远了。
    「你没事吧?」少女见状下意识地丢了手上的刀,仔细走上前询问着,端详着眼前的男人,虽然佈满血跡却盖不掉他俊秀的五官,一身的狼狈却还是看得出……
    这人是真真切切的战士。
    但却是攻城掠地的那一方,引来充满血腥味硝烟的火种。
    「你应该杀了我。」佐藤大佐笑的一派轻松。
    「但是我不会杀人。」见这人已经没有任何威胁性,没有要反杀她的意思,那一瞬间她实在下不去手,她做了个极度叛逆的决定。
    溪谷里的溪水不问世事依旧在流动着,波光粼粼,冲淡了佐藤大佐身上的血跡,包含他那把随身携带的武士刀,静静躺在透明清澈的溪水中,难得露出银白色的刀锋,时间随冰冷的溪水缓慢流淌,静的可以听到山谷中各式各样的声音,包含少女拖着草蓆的声音。
    「你在干嘛?」佐藤大佐的意识逐渐模糊,还是能感觉到少女把他搬到草蓆上,然后吃力地带着他拖行。
    「我在救你。」少女说着走着来到一个离溪谷不远的僻静小山洞里,她把大佐安顿在里面,小心翼翼地替他清理伤口、包扎、敷料等等缓缓说道:「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若你被其他人发现绝对就没命了。」
    「你不应该这么做。」佐藤大佐有气无力地说道,没想到他是被原住民的妇人之仁给救了,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女生,居然救了他。
    想到这他忍不住冷笑一声:「哼,你会后悔的。」
    等他的伤势好转,他就会回营待命整装待发,率领军队朝深山里再度进攻。
    不久夜幕降临寒气渐浓,随风吹拂树影摇曳,从树叶的缝隙往天空望,是整片的银河,少女只是朝向漫漫又璀璨的黑夜,庄严地跪地祈求着。
    「你又在干嘛?」有那么一瞬间,那少女的侧面不禁让佐藤大佐多望了几眼。
    「我在祈祷战争赶快结束。」少女只是平静地淡淡说着。
    佐藤大佐沉默了许久,此时此刻他也对着黑夜凝望祈求着……
    他求的不是和少女一样期待战争的结束,而是早知如此,他希望他不要和少女相遇。
    这场战争对他而言,结局很早就写好了。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