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吻(微微h)

    我叫车熙,姜国王女。
    现在床上躺着、昏睡不醒的,是我的二哥吴冠清。
    而我现在将要做得,就是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把生米煮成熟饭。
    今晚是我大哥——吴镇宇大将军的洗尘宴。听说他刚赢了一场关键战役,重挫了来犯的邻国。如今凯旋,热闹的宴会之上,女官们都围着他举杯庆祝,我却只顾盯着二哥吴冠清傻乐。
    我已许久未见他,大哥班师回朝,皇上一高兴,大赦天下,他自然也从习礼亭放了出来。
    他先前不知犯了什么错,惹得皇上大发雷霆,已押入行礼亭半年有余。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一晚上,我只顾着如胶似漆地盯着他的脸。晚宴进行到中央,我终于按捺不住内心攀升的欲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给他下药。
    然后,将他扶来此处,遣送宫人。此地,只留我和他二人。
    许是被关押在习礼亭太久,他的身形更加单薄,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眉头微蹙,皮肤白得几乎晃眼。
    我痴迷地伸出手,轻轻描摹着他脸部的轮廓。从紧锁的眉头、微颤的眼睫、高挺的鼻梁一直到鲜红欲滴的薄唇。摸到软软的嘴唇时,我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反复摸索,这才恋恋不舍地移开。
    这是我喜欢的人,我从小依赖的人,我的……二哥。
    我再也忍不住,扑上去亲吻他。我贪婪地挤开他的唇缝,送进去小小的舌尖,搅动着,肆意着。
    他嘴唇湿湿软软的,带着淡淡的馨香,像一块温暖的软玉。
    我同样探求着他的舌尖,激动得浑身战栗。睁开眼,他的面孔近在咫尺,甚至能看清他脸颊处的细小的绒毛,我从来没离他这么近过!印象里,他总是很温和地对待所有人,疏离的,我永远追不上的。这样与他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就在我沉浸在这场单方面接吻中,手不知不觉地开始拨开他的衣襟时,突然发觉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盔甲摩擦声。
    我猛地惊醒,宫人都已被我遣散,没我的吩咐谁敢随意进来?况且,此处地方偏远,谁会突然过来……
    还没思考个大概,衣领已被人拎起,那人力气很大,我被摔翻在地上,猝不及防间床幔裹了我一身。我胡乱拨开那些束缚我的窗幔,满胸口的怒气还没发酵,就在看清来人时瞬间灭了个干净。
    我的大哥,吴镇宇大将军,肩上甲胄还未褪尽,仍是一身戎装,满怀酒气。此刻他揣着手站在我面前,离我极近,脸上表情称得上暴怒。
    他语气沉沉地问:“车熙,你在做什么?”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他此刻应该在酒宴上,受众人簇拥啊!
    我心里一咯噔,坏了,刚刚那幕忘情的亲吻肯定被他看见了!
    背在身后的手越收越紧,我低着头,思绪急速运转着,最后决定先摆出温顺的表情。
    我方才亲了二哥,他和我的嘴唇都还红肿着,甚至他的嘴角还被我激动得咬破了一角,这是抵赖不得的。我与大哥虽很久未见了,但他多年行军打仗,必然不是傻子,瞒不得他。
    难道……坦白从宽?可二哥刚从行礼亭放出来,这事败露,皇上素来疼我,也不会拿我怎样。可万一她迁怒了二哥,不许他与我来往,那可如何是好!要知道,像今晚这样,成功给他下药的机会可不多。
    低头虽只是短短一刹,我却思虑甚多。在大哥阴沉的目光中,我抬起头,纯良地答:“我在给二哥……人工呼吸。”
    吴镇宇长眉一挑,揣着手看着我,抬了抬下巴,意让我继续说下去。我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方才……二哥突然呼吸不畅,我见他脸庞发紫,肢体僵硬,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不过,效果很好啊!大哥你看,二哥现在正常多了!”
    我心口怦怦跳,吴镇宇懒懒地看他一眼,很快又收回目光,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我居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懂了些医术?”
    我假笑两声:“大哥征战在外,几年未见我,不了解也是应该的……不是,我的意思是,略懂一二啦。”
    他冷笑一声:“那么,扒衣服也是你治疗的方法?”
    我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转过去看床上那位。果不其然,他胸口衣物已被我撩开大半,白花花的一片,胸前曲线若隐若现,甚是诱人……哦不,一定是我刚刚情动时习惯性动了两下,不是故意的!
    “这,二哥刚刚额上生汗,我怕他热着……”
    我小心地抬头,声音在看到吴镇宇眼中大写得讥诮时戛然而止。
    他都知道了,他果然不会是傻子。
    我终于收起侥幸,有些挫败地扯了扯屁股底下的床帏,心情低落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大哥。”
    兴许坦白从宽,还能从轻发落。
    吴镇宇的声音紧绷着,听不出喜怒:“……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哥是指……?”
    “你和吴冠清的,”他特意把后几个字咬得很重,我终于听出了他溢出的怒气,“不、伦之恋。”
    我叹了口气:“其实还没开始。”
    “没开始你就敢上手?”
    他声音突然拔高,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先下手为强嘛,我想着,如果已经……那什么了,他说不定就肯从了我了。”
    吴镇宇突然沉默了,我在他那阴沉的面孔里找不到答案,只能无聊地抠抠手指。
    “什么时候……”他艰难地开口,“你什么时候起得这种心思?”
    这种心思……哪怕我对他的感情再真挚浓厚,也不过是万千不伦之中,一样不该起的心思么?
    我忍不住翻身,趴在床沿上,贪恋地看着二哥的脸:“大哥,我生来就是王女,姜国唯一的王女,因此,我从小以皇位接班人的身份被严苛的教导,身边没有相似的同龄人,我其实一直……孤独得很。”
    我笑了笑,伸手轻柔地抚摸着二哥的脸颊:“你在我六岁的时候就带兵打仗,十几年只回来过两三次。从小到大,只有二哥一直不离不弃地陪在我身边,伴我长大。我早已习惯,身边有这个人的余温。我……离不开他,我还想和他,更近一步……”
    “他是你哥哥,”他冷不丁开口,“你们是从同一个肚子里爬出来的!”
    “是啊,他是我哥哥……”我深情地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眼里是藏不住的爱意,“我们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我们身上流着一半相似的血……我们交合,最合适不过了。”
    吴镇宇又沉默了,他似乎被我大逆不道的发言气得说不出话。不过,我也不在乎,自从起了这种心思,我就没指望世上有人能够理解我。
    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二哥看,身后的人沉寂许久,突然长长地舒了口气。
    “原来如此……”他的语调突然变了,我说不上来究竟改变了什么,只是他突然有些愉悦,“车熙,你说得对。”
    欸?
    我楞楞得转头,吴镇宇突然逼近,一把捏过我的下巴,强迫我转过身来。我惊愕地盯着他看,他眼里燃烧着诡异的火光,我看不清那是什么。“你彻底点醒我了,车熙,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兄妹之间,也是可以同房的。”
    我们……兄妹?
    我大脑轰得一声,下意识向后退去。他的力气太大,捏得我下巴生疼。他居高临下地死死地盯着我,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逃什么,妹妹,你刚刚自己说的,我们身上流着一半相似的血……”
    他用粗糙的手指摩挲着我的嘴唇,动作亲昵得像恋人:“我们交合,天造地设,再适合不过了。”
    我浑身都在发抖:“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仍然如蛇一般紧盯着我的嘴唇,兴奋得笑了。下一刻,他的脸突然放大,我屏住呼吸。
    他亲上来了!不,更准确地说,是咬上来了!
    他粗暴地撬开我的贝齿,侵略我的唇舌。我拼命捶打着他的胸口,他却纹丝不动,只睁着一双眼睛与我两两相望,我终于看清了里面烈烈燃烧的欲望之火。
    他的舌头厚而粗粝,带着火气填满了我娇嫩的口腔,在每一处地方尽情掠夺、标记。我几乎快喘不上气,他才终于放开了我的舌尖。
    唇角似乎有口涎狼狈地滴落,我狠狠地一擦,刚想说话,又被他扑倒在地,急切地吻了上来。
    这次的吻要温柔得多。
    他笨拙地亲了亲我的唇角,又吻了吻我的眼睛,接着开始下一个绵长的接吻。
    我后背紧绷着,都快被汗浸湿透了。他闭上眼,很是陶醉的样子。我双手都被他缚住,茫然地望着空荡荡的殿顶。
    周围已被我遣散,无人会注意这偏远宫殿发生的一切,我无处可逃。
    可大哥……吴镇宇,怎么会突然冲我发情呢?
    难道是因为我刚刚那段话?苍天啊,我刚刚那段话,只是想证明我对二哥的一片痴心啊!但大哥怎么……对了,二哥还在床上!
    方才下药的时候比较急,不知药物下得是否足量。原先那药应该能让他睡一晚上,让我好好玩一晚上的!
    可现在,不仅我没玩到他,自己还正在被玩!
    猎物和猎人的关系转变得太快,我只感觉世事沧桑。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