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子之下(微h)

    “啊!”我惊呼出声。
    吴镇宇凉嗖嗖地开口:“怎么,心爱的二哥可能是内奸,你心痛了?”
    我说不出话,因为藏在被子里的吴冠清动了动,双手覆在了我的大腿之上。
    皇上的话和他的动作带给了我双重震惊,我有些恍惚,不知道该遵循哪种情绪,皇上挑眉,反过来问吴镇宇:“怎么,知道你弟弟可能是皇宫里的叛徒,你倒是挺高兴?”
    在他们说话之际,吴冠清慢慢扯着我的衣裙。
    困在一片漆黑的锦被里,他视线受阻,找不到目标,于是将手向上摸去,摸到了我的腰带。
    我屏住呼吸,趁着皇上与吴镇宇交谈之际,偷偷将被子掀开一个缝隙,不解地看着他。
    他藏在锦被深处,对我做了个口型:留个缝,我喘不上气。
    我心想,是这个道理。头这个方向不好开洞,容易被皇上他们瞧出端倪。瞅了一眼遮得严实的床帏,我慢慢抬起上面的腿,向外露出一个脚丫子,给他留出一大片缝隙。
    他终于能喘气了,呼吸平静了许多。我暗自愧疚,难怪他刚刚在里面不安地不停蠕动,我还以为他想造反呢。
    他得了新鲜空气,终于安分起来。皇上与吴镇宇短暂地交流完,又回过头来看我。我硬着头皮问:“母上为什么突然怀疑二哥呢,他可是最近做了什么错事?”
    她遥遥头,道:“因为……”
    轰——
    我登时无法冷静思考了,皇上的话我也一句都没听进去,因为吴冠清突然伸手解了我的腰带!
    我呆愣地看着皇上,目光发直。吴镇宇还当我是无法接受事实,嘲弄地笑:“母上,你瞧她那难以置信的样!”
    什么难以置信,你们在说什么,我……我根本没精力去听啊!
    吴冠清……吴冠清他已经把手伸进来了!
    这件裙子的样式很奇怪,解开腰带后基本上整件都散了。此刻我虽然人还藏在被子里,裙子已轻柔地散落开来,前半面几乎赤裸一片。一般这种裙子,我只会在召见男宠时穿。
    今天出门随意了些,没关注这个。可谁知道——谁知道吴冠清突然也发神经啊!
    他平时要是这么干我肯定很开心啊,可现在……皇上和吴镇宇就在面前说话,还正说到你可能是奸细的话题,你怎么突然就干这种事!
    吴冠清迟疑地向前探去,我搞不明白他的意图,只能死死地捂着被子,装作专注地看着皇上他们说话,一幅虚心听从的样子。
    吴镇宇看到我这模样很得意,更加夸夸其谈。皇上时不时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附和两句,母子交谈很是融洽。
    而就在几米之外,他们的至亲之人通通藏在被子底下,吴冠清解开了我的腰带,还将手搭在了我赤裸的腰间。
    他的手温暖又修长,像一截有温度的竹节。他克制地把手放在我腰间,似乎没弄明白这到底是哪个部位,下意识向上抓去,正好抓到我挺立的乳头——
    我闷哼一声,交谈的二人立刻停下话茬,回头望我:“怎么了?”
    我打个哈哈:“没什么,我觉得你们说得很有道理,附和一下。”
    吴冠清摸到我的乳头,似乎更迷茫了,他还试探性地捏了两下,深刻感受了一下它的触感与形状。我将半张脸埋进厚被里,捂着嘴,拼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心里哀嚎:二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笨蛋如他也终于反应过来那到底是什么了。他迅速收回手,撤退时还不小心在我半个胸乳上摸了一把。
    一想到平日里握住书卷的好看手指,刚刚却不知所然地淫乱地捏着我的乳头。我小腹一暖,几乎是瞬间就有了感觉。
    不行,忍住,不能在他们都在的情况下……
    吴冠清又轻轻把手放在我的腰际,这下停顿了很久。
    我似乎能感受到他的迟疑与羞涩。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搞懂他的目的是什么。
    是幡然醒悟,要接受我了?那也不至于当着皇上和吴镇宇的面,猴急地搞这个事儿吧?
    还是心怀不轨,故意打断皇上的话,想扰乱我的视听?一想到这种可能,我攥紧了手心。
    不管怎么说,我此刻都不能心无旁骛地接受他突然的触碰。
    但是……
    刚刚为了让他能够畅快呼吸,我用得是侧躺的姿势,刻意绷紧并抬起了上面那条腿。
    也就是说,此刻,我是以一个双腿大张的姿势躺在吴冠清面前的。
    一想到这儿,我喉咙紧了紧,几乎下意识想将那条抬起的腿放下,可吴冠清却在此时牢牢地扶住了那条腿,还将它抬得更高了些。
    真是个不妙的姿势。我咽了咽口水,花户处本就微湿,细微的风从软被的缝隙钻进,不偏不倚地往我花户处钻,钻得我凉丝丝痒乎乎的。
    这个姿势让我很羞耻,我轻轻动了动腿,想让他放开我。若换做是从前,他应该会很识趣地松开自己的动作,并向我表示歉意。
    可现在,他不但没有松开,反而还抓得更紧了。
    我终于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后背紧绷着,忽然间,大腿内侧一热。
    他一手托着我的小腿肚,将它举高,一手放在我大腿内侧,缓缓向下移。
    酥麻的感觉从他的指尖由圆圈状扩散,直到传遍我全身。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在最近的大腿内侧停了停,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向里探去。
    随着他的动作,我一阵战栗,牙咯咯地几乎要被我咬碎。
    他探到了,他把手放在了我那里,他摸到我湿了!
    温热的指腹摁在我湿润的花唇处,我身子一颤,又吐出一泡淫水,彻底将他干燥的手指打湿。
    在这莫名的羞耻之下,我绷紧了身子,欲哭无泪。
    下身传来强烈的异物感,有人将手摸上了我最隐私的秘密花园,那人还是平日里可望不可即的二哥……
    他有些紧张,手指发抖,放在我花唇处飞快地掠过。我被他刺激得闷哼一声,引来吴镇宇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
    他会发现吗?
    吴冠清将手指移开,又不知所踪。我刚舒了口气,下一瞬,全身僵硬——
    有一处湿热的口腔,轻轻地覆上了我的花穴。
    我也终于明白了吴冠清到底想做什么……
    他居然把我的胡诌,当!真!了!他想用掺着唾液替我抹药!
    若放在平时,我现在肯定开心地张开腿,任君采撷了。可现在……
    吴冠清还躲在被子里,面前还有我们的母亲和哥哥,一床之隔,我们却在做这种秽乱之事。
    许是看我脸上飘着不知名的红晕,吴镇宇摸摸下巴:“……殿下,你怎么看?”
    吴冠清迟疑地张口,包住我的花穴。
    我差点变声:“……我,我觉得你们说得很对。”
    他们说了什么?鬼知道。
    湿热的唇瓣咬住我的花唇,由于嘴唇主人的犹豫不决,感觉愈加强烈。他每动一下,感觉器官都无限放大,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的牙齿无意间擦过我的嫩穴。
    他的嘴与我下身的小嘴紧紧结合着。
    不用想也知道,我的淫汁肯定灌满了他的口腔,说不定连他的脸都打湿了。
    他掰开我的双腿,细细品尝着禁地的蜜液。长长的睫毛扑扇着打在我大腿根部,带起一阵难忍的酥麻。
    我剧烈地呼吸着,额上生起一层薄薄的汗。
    他舔我穴的时候会想些什么呢?
    他会想到昨天我当着他的面与清清做爱,汁水四溅的穴吗?在他脑海里,还记得我穴的样子吗?
    他会起反应吗?他会想肏我吗?
    “啊!”我惊叫一声。
    皇上看我一眼:“怎么了?”
    我眼神有些涣散。
    母亲,哥哥伸着舌头舔我的穴。
    他用舌苔将我整个花穴舔了一遍,将胡乱流出的汁液全部舔舐干。可我一想到他喝了我的水,更加情动,再加上被他弄得很舒服,淫水止不住地流出。
    他于是很耐心地一直对着那儿喝,仿佛喝得不是什么下流的东西,而是琼脂玉露。
    “我……我有些揪心……宫里居然……有细作……”
    我声音发颤,皇上只当我是害怕了,眉毛一皱,严肃地道:“熙儿,身为王女,你怎能这么懦弱?”
    吴镇宇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我,面无表情地哼了一声。
    我一紧张,情不自禁地夹住了吴冠清的头。他猝不及防间来不及闪躲,唇紧紧得压住我的花核。
    我忍不住闷哼一声,难抑得昂起头。
    好在吴镇宇已冷着脸向我走来,宽大的身躯挡住了皇上的视线,脚步声也掩藏了我的声音。
    他肯定发现了。
    但他只是抱着臂,高高地俯视我,看着我满脸通红,红唇微张,一脸淫乱的表情。
    他不是没和我交合过,对我这表情再熟悉不过了。
    他什么都没说,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冷眼看着我,看着我被藏在被子里的人玩弄到情动。
    吴冠清的舌尖碾过我圆润的花核,一丝冰凉从四周蔓延开来,体内火热得紧,被这凉意一激,反而更加难耐。
    难道我给他随手拿得小圆盒……里面装得是薄荷膏?
    他捧着我饱满的臀,将花户的每一处都细心地涂上了“药膏”。
    下身一片冰凉,我止不住地颤抖着,快要被这无法被满足的快感逼疯了。
    吴镇宇突然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发烧了。”
    “最近天气阴晴不定,确实容易生病。”皇上自然地道。
    而在背对着她的地方,吴镇宇讥诮地看着我。
    他话里还有别的深意。按他的说话习惯,也许是想说我……发骚。
    新流出的水又将薄荷膏冲刷了点,吴冠清锲而不舍地往上“抹药”。
    每一次的动作都会不小心蹭到我的花核,他又不知道专门把玩它,搞得我刚要攀到高处,一下又被泄了气。
    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在他对着我的穴口长长地吮吸时,我终于猛地夹紧双腿,小腹紧绷,颤抖着将头用力向上昂。
    高潮了。
    吴镇宇还在看我,他气得脖子上都起青筋了。
    但他没有告诉皇上。
    皇上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她的女儿被自己的儿子口交到高潮了,在另一个儿子的注射之下。
    “看来熙儿是真的乏了,今儿格外沉默寡言。也好,朕还有政务要处理,不在这里叨扰你了。”皇上站起身,理理黄袍。“宇儿,我们走吧。”
    吴镇宇有些不情不愿:“……是,皇上。”
    直到出门前的最后一秒,他的眼睛都牢牢地钉在我身上,似乎想把我剥皮吃肉,吃个精光。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