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肉渣)

    我轻喘着气,不知此刻心头泛起的是何等心情。
    怜悯?心疼?
    还是有些……惺惺相惜?
    他是威严的兄长,姜国的大将,本不该用这种语气说话的。
    也不该渴求这种事。
    我沉默了会儿道:“哥,我不喜欢你。”
    小腹撞击在我臀处,令人脸红心跳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他似乎想用这种方式让我堵住我的嘴。
    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永远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此刻声线却有些苍凉。
    “无所谓,”他像是在对自己说,又撞我一下,重复道,“无所谓。”
    他掐着我的腰,又将我翻转成与他面对面的姿势。
    屋外,稀薄的月光只吝啬地透进来一丝。被浓重的漆黑裹挟,我看不清他的脸上的表情,只看到那双乌黑微亮的眸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我。
    没有人说话,耳边只有我们交合的声音和他隐忍的喘息。
    下身还紧紧搅合在一起。他将所有的不满都释放在我体内,化作暗藏的愤怒几乎将我折碎。
    快感是巨大的浪潮,我被这一阵一阵的浪花冲击着,几乎要溺死在里面。模模糊糊中,我下意识道:“哥……”
    闻言,他伸手,摸到了我黏腻的脖颈,再慢慢向上,堪称柔情地抚着我的脸。
    脸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我不想让他触碰,于是将脸别过去。他低声道:“别动,让我摸摸。”
    粗糙的手指摩挲着娇嫩的脸颊,并没有情色意味,他似乎只是想单纯地用手慢慢地描摹我的容颜,意识到这点,我一阵战栗。
    性催生欲望传遍我全身,明明下半身还在进行着淫乱的动作,我却还回避着这情人般的动作。
    我们是兄妹,也上过床,但我们不是情人。
    他喑哑着嗓子道:“之后,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我努力环着他的脖子,两个身躯紧紧相拥,我在他怀里到达了顶点。
    我粗喘着气,松开手,瘫倒在床上。他将阳具拔出,尽数射在了我大腿和小腹上。
    高潮的余韵让我浑身乏力,我的脑袋却渐渐恢复了清明。
    “哥,你是怎么进来的。”
    “想见见你,就翻墙过来了。”
    “没有阻拦?”
    “没有……”他停顿了一下,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你的暗卫呢?”
    是啊,守卫在我殿外的暗卫呢?
    心中燃起些难抑的愤怒,我一字一顿地道:“宫里有细作。”
    吴镇宇能毫无阻碍地闯进来,没有人拦他。他是我大哥,又对我怀着不伦心思,不会置我于死地,可其他人呢?
    谁调开了我周围的暗线?又为何不下手?
    吴镇宇也想明白了这点,声音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来:“明天我就向皇上汇报此事。”
    我应了一声,脑中思绪翻飞。
    那些暗卫都去哪儿了?是被收买了,擅离职守,还是全都……
    “你别多想了,今晚我在你旁边守着,看谁敢动你。”他一跃下床,安抚性地握着我的手,就要帮我掖上被角。
    我不满:“身上还没清理……”
    忙活着收拾了一通,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裹着被子想心事。
    吴镇宇没上床,随手扯了个毯子垫在地上坐着。
    我犹豫道:“你……不睡觉吗?”
    他一怔,轻笑:“你在邀请我上床吗?”
    “我只是怕你冻着。”我很真诚。
    “你这宫殿又不漏风,我怎么会冻着?我行军打仗的时候,待的环境比这恶劣得多。”他将之前随手扔在地上的佩剑拾回,抱着剑,倚靠在床边,“还是说,你是在心疼我?”
    “我本来就在心疼你啊,你没听出来?”我愕然。
    他沉默了很久,似乎仰着头笑了笑。
    “睡吧。”他没多说什么,“有我在你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说这话时笃定又自信,我仿佛看到一位玄衣轻骑的少年将军在沙场上神态自若的模样。
    我睡不着,一直借着微弱的月光努力看着他。
    他虽是靠在床边,脊背却依然挺得笔直,怀中,古铜色的佩剑发着幽幽冷光。不难相信,若有贼人真的闯入我的寝居,这把佩剑会毫不留情地出鞘,取下敌人首级。
    会是你吗?那个细作。
    还是吴冠清?
    他的呼吸逐渐平缓,可我稍微一翻身,他就醒了。
    “睡不着?”他开口。
    “很难睡着吧,知道宫里有人对我虎视眈眈。”我盯着根本看不清的天花板,“大哥,你觉得会是谁?”
    “看皇上的意思,应该是怀疑吴冠清。”
    “大哥也怀疑他吗?”
    他停顿片刻,叹气:“冠清啊……他的心思我看不透。”
    我回忆着与吴冠清这么多年相处的种种,点点头。
    他身上总是笼罩着一层说不清戳不破的气质,作为一位无实权的公子,不被皇上重视,甚至不被宫里的奴仆重视,他会心生怨怼吗?
    “可他毕竟是我弟弟,虽然……”他隐去话头,我知道他想说却没说出口的是什么,“我相信,他应该不会起反叛之心。”
    “我也相信,我不觉得我喜欢了那么久的人是个伪君子。”我道。
    “车熙,你故意气我呢?”吴镇宇很不高兴,“不过你倒提醒我了,我许久不在京城,许久不同他接触,他心性究竟如何,我也不能担保。”
    我勾了勾唇角。
    “也许主谋不是宫里的人呢,说不定我们都不认识。”
    “不可能,”他笃定道,“若宫外的人手这么长,都能伸进宫里,那我现在就可以以死谢罪了。”
    “我是说主谋,他可能身在宫外,联合宫里的人一同对我们下手。”我提醒道,“你明天和皇上汇报的时候提防着点,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好。”他应着。
    我却突然心口一紧。
    皇上……
    皇上!
    若他们意图谋反,最应该下手的不是我,应当是皇上才对!
    皇上正处强盛之年,没有丝毫退位的迹象。他们不对皇上下手,反而先在我这个储君身上做手脚吗?
    是想用我来威胁皇上,还是把我当做傀儡?
    稍微了解过的人都知道,皇上心狠手辣,她不会在乎任何威胁。若我这个储君死了,她大可在皇室中再抱一个女儿,一样能继承国业。
    在她眼里,母女私情与国家大业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幕后之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手伸到我身边,他不可能蠢笨如此。
    若不是想抓住我威胁皇上,那他想做什么?他能对我下手,他难道不能对皇上下手吗?还是他已经……
    我又想到,白日,皇上亲临了我的寝宫告诫此事。
    她身边的人也被渗透了吗?
    会不会,他们已经对皇上下手了……
    我突然有些不寒而栗,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