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尚思村

    第二天早晨,天刚泛白,三人凭借着晨光,看清了家附近没有感染者之后,迅速出门下楼,上车。江思寒点火驱车离开,车子启动的弄出来的噪声引得感染者慢慢出现,继而向他们扑面而来,江思寒使劲地踩了一脚油门,“砰,砰”撞开感染者,第一次开车撞人的江思寒感觉像是在玩碰碰车般,歪歪扭扭地把车开出了小区,后面跟着一堆感染者,但很快江思寒就把他们甩在路上了。
    “呼...”见危险解除,施亦涵长呼一口,好险,好慌,好刺激!看向江思寒,见她头上都是冷汗,扯下张纸帮她擦擦:“思寒,你没事吧?怎么这么多汗?”
    江思寒正在开车,不方便把纸接过来擦汗,只好把头伸过去。
    “知道你紧张就冒冷汗,刚刚你那么冷静把那些感染者都撞了个遍,你肯定很喜欢玩碰碰车,只不过更刺激!”  施亦涵开玩笑似的想缓解这死里逃生的严肃气氛。
    “别闹,生死攸关,等出了城再说,时刻观察下路上的情况。”江思寒瞥了她一眼,又看了下后视镜中周杰宇在瑟瑟发抖。
    施亦涵顺着江思寒的视线看了眼周杰宇,定了定自己也在发抖的手,面向后座,从副驾驶座上伸手拍了拍周杰宇:“第一次,理解理解。”
    周杰宇有点疑惑:“姐,你们不是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吗?”
    施亦涵清了清嗓子:“咳咳,当然不是第一次,爆发那天,我跟思寒可是在那些感染者的獠牙下躲过一劫的,想当时......”  施亦涵开始吹牛般地说起她们的第一次经历。
    江思寒弯起了嘴角,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概就是这么逃出生天,以后我们俩罩着,你要害怕,拿出点男子气概嘛。”话刚落下,江思寒突然脚踩了一下刹车,施亦涵头撞到车座上,只觉得脑子晕呼呼的:“怎么了?”
    “堵车了。”江思寒蹙眉回答道。还没开出小区10公里地,就见一辆辆汽车被丢弃在公路,排了差不多有百米,静悄悄地,只能听到残风破叶的窸窣声。
    “这么多车,咋没看见一个人呢?”  施亦涵看向江思寒。
    “得换路走。”未深究为什么堵在公路上了,一个人都没有。江思寒立即调转车头,驶向山间小路。记得以前修路的时候会堵车,同事送她回家按导航走过这条小路。
    凭借记忆,江思寒开车进入了一个村子,村里修了路,通过村子应该就能回到主路上。
    进入村口,立碑上写着“尚思村”。江思寒顺着村路开进去,路两旁两排房屋都房门紧闭,偶尔有汽车停靠在里边,村里很窄,最多能同时走两辆车,有不少车子被停靠路边,村路像是被清理过似的,刚好只能走一辆车。
    江思寒开着车,看见前面出现了铁栅栏混绑着尖木头阻拦在路中,把车停了下来。
    木头尖端有血迹。
    突然看见前方栏里面,有一男一女出现。女人身姿矫健,一头乌黑利爽短发;男人高大健壮,平寸头肌肉大块。两人身穿军靴和紧身运动衣裤。
    “...我去,这两人看起来有点不好惹,寒姐我们要不掉头走吧...”  周杰宇有点怕怕,毕竟现在这个城市没人在管制,一但发生什么坏事,喊天喊地都没有用。
    “是啊,思寒,我们赶紧走吧,可能这路已经被别人占了,别等会他们要抢我们的车和物资。”  施亦涵看向江思寒说道,毕竟她这辆骚红色的越野车很是显眼,高配置限量版,当时她花了不少钱才买到的,宝贝得很,除了江思寒能开,其他人碰都别想碰这辆车。
    但江思寒好像瞬间来了精神:“不用,我认识那个女人,她是警察,我之前见过她。我下去跟他们交涉一下,你们在车里等等,观察情况。”江思寒边解开安全带边说。
    打开车门,江思寒举起双手向对面走去:“警察小姐姐,我们只是想从这过的而已,主路上都被丢弃的汽车堵车了。”
    女人与男人相互看了一眼,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之前跟你有过一面之缘,你在坐在警车上,虽然你头发剪短了,但我还是能认出来。”江思寒认真回答道。
    “原来如此,但我不记得有见过你。很遗憾地告诉你,村路口另一边的主路也堵上了。”
    听到这,江思寒紧皱了眉头:“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需要出城,你还知道有那条路吗?”
    “出城?出城的主路都被车给堵了,除非你认识什么小路,走公路是走不了了。”旁边的男人插话说道。
    “是的,他说道没错。你们最好另寻他路,这里不宜逗留。”女人补充道。
    “砰”,一声落地声响,伴随着玻璃碎地声,女人眼里瞳孔放大,江思寒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车后50米处,有一个人从路边的房屋三楼窗户坠到一楼,但却好像没事一样,挣扎着扭曲四肢要站起来,很明显那是个感染者!
    “你们车上还有人吗?车上是否有物资?”女人急促地问江思寒。
    “还有两人,车上有吃喝用的。”江思寒转身想回到车。
    “你马上过去把车开进来,我们开门让你们进来,快!”女人催促江思寒,江思寒疾跑回到车上。
    “思寒,那是感染者!怎么办?”施亦涵从包下拿出了短小的水果刀在手上。
    “他们让我们进去,我们开进去。”江思寒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挂档踩油门把车开了进去。
    “熄火马上!声音会引来更多感染者。”女人和男人立马把门关上后,告诉江思寒。
    江思寒刚熄火,看到后视镜中刚刚那名感染者直冲向铁栅栏,可能是许久未进食,被尖木头扎中,低声嘶吼着,那凹陷的脸和嘴巴仰头张着。
    “现在需要我们做点什么吗?”江思寒下车后轻声关了车门后问道。
    “现在不适合在外面,你们得跟我们一起过几天,里面这30m街道我们清理过了,应该没有什么感染者了。”女人指了指往里面的地方,这边路旁都是独栋的小别墅,路尽头有跟这边一样的铁栅栏隔在路中:“过了那个门就是通往主路的,不过你们开车是没法走的,车子过不去。”
    “嗯好的,谢谢。对了,自我介绍,我叫江思寒,这是我的两位朋友,女生叫施亦涵,男生叫周杰宇。”江思寒指了指下车的两人。
    “...Hi...你们好。施亦涵尴尬地招了招手
    “我叫傅伊,这位是石鼎,我们都是警察,你们放心在我们身边,我们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石鼎跟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好,谢谢傅警官和石警官,你们怎么在这里的?”江思寒不禁想到目前城市混乱,都大概很难维持社会秩序,为何有警察在这村庄里。
    “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具体我们不能透露,这几天我们快没有吃的,幸好你们来了,你说你们有吃的,希望你们能帮助一下我们,跟我们一起的还有几个村民。”傅伊冷峻的脸庞有一丝严肃。
    “没问题,困难时刻大家互相帮助,但是我们也所剩不多,能分一分,我们去车上拿。”江思寒带着傅伊到车上,给她拿了几袋压缩饼干和方便面。不是江思寒抠搜,而且这一个月来三个人的吃喝拉撒把之前囤的物资都消耗差不多了。
    “不好了,傅警官石警官,刘老头又复发了,李小姐他们按不住刘老头,喊你们过去帮忙。”傅伊把手中东西扔给了村民,连忙跑过去,江思寒和施亦涵跟着过去,留下还在惊吓中一脸懵逼的周杰宇:“哎,姐,你们去哪,等等我...”
    跟着傅伊和石鼎疾走了10米左右,进入了一家小别墅的院子,院子里有种植的小果树,是樱桃。不是豪华的装修别墅,而是朴素的农家小院。
    进入屋里,左手有一间用透明隔膜封起来的卧室,里面有个一个村民和一位女人在按压躺在床上挣扎的老头,脸部狰狞,四肢有劲但都被包裹了起来,那个应该就是刘老头。
    “你们先在这等着吧。”傅伊说完,戴上口罩跟石鼎进入卧室帮忙。
    傅伊前脚刚走,施亦涵就靠了过来,小声嘀咕:“思寒,你说那老头的症状是不是跟周杰宇他妈前期的症状挺像的。”
    “对,我也觉得像。”江思寒皱眉回答道。她也发现了,这个症状跟周杰宇的妈妈非常像,搞不好老头会突然变异,自己应该去提醒一下他们。于是江思寒摸了摸身上的随身包,从里面拿个口罩带上进去提醒他们。
    但施亦涵靠近她,给她手里塞了个硬物。江思寒定睛一下,这是一把短刀。
    “没想到吧,我还有一把,这把给你,藏好防身用,另一把在我身上。”施亦涵得意地仰起了头,拍了拍江思寒的肩。江思寒给她竖了个大指。不过施亦涵说得对,多个武器防身多个心眼,谁也说不准危险和意外哪个先来。
    江思寒刚想进去,傅伊就出来了,床上的老头被五花大绑。那名女人跟在傅伊后面出来了。柳叶细眉,低垂的睫毛,带着点儿拒人千里的冷调。眼角有凛冽的寒光,那么陌生,如匕首一般,难以靠近。
    “简单介绍一下,这是李清黎,李教授,这位是江思寒,旁边是江小姐她的两位朋友,他们路过的。”傅伊刚说完,李清黎摘下口罩,向江思寒点了点头:“你好。”
    她长得好漂亮,似清冷的仙女,江思寒看着李清黎淡粉的嘴唇轻启,心中想道,又觉得李清黎好像在哪见过,有点脸熟,但又想不起来,恍惚了一下,也向她点了点头:“你好,这是施亦涵和周杰宇。”
    相互介绍完毕,江思寒把周阿姨的发病前的症状跟傅伊和李清黎说了,但她们好像并不意外:“你说的那位阿姨,应该也是被感染的,和刘老头一样。两周前,我们到这里的时候,也有几个村民也是这样症状,我们知道有这个情况。”傅伊解释道。
    这时,施亦涵在江思寒旁边小声说:“这位李教授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江思寒皱着眉看了她一下:“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施亦涵转头对着李清黎询问:“李教授,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总觉得你好眼熟。”
    李清黎冷漠地回看施亦涵:“抱歉,我从没见过你。”
    这一眼,施亦涵瞬间回想起来:这不是毕业前他们社团里有个哥们的告白对象吗?!A大具有博士后学位的生物学女教授,才貌双全,高冷难近,引无数男女老少倾慕的万人迷嘛!
    “今晚收拾两间卧室给你们休息,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今晚我守夜。”傅伊在李清说完后,分发刚刚从江思寒那里拿的食物给几位村民。
    江思寒见施亦涵发愣,在她面前打了一个响指:“想什么呢?”
    “李教授是A大的老师!你没见过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施亦涵有些激动。
    “原来是我们大学的老师呐,难怪我觉得眼熟,可能见过,但没什么印象。”江思寒眼里微亮。
    “我们拳击社那个社员自恋的章程你知道吧,他毕业前给李教授表白了,那双手捧鲜花的,说什么’已经毕业了,不是师生关系可以正大光明地追李教授了’,结果人家看都没看他一眼,人家李教授万人迷,那么多人追,哪看得上他?!”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章程不是有女朋友的吗?李教授很受人欢迎吗?”江思寒眯了眯眼有点八卦。
    “章程真是个渣男,说什么对李教授一见钟情,把女朋友甩了。李教授可是我们A大高冷女神,学历高,长得好看,大把多人追。你平时只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点都不八卦,这事你才不懂。”施亦涵拍了拍客厅里凳子上的灰,坐了上去。
    “那倒也是。”江思寒也拍了拍另一个凳子上灰,也坐了上去,从背包里拿出瓶多,打开瓶盖,准备想喝,撇见施亦涵那渴望的眼神,伸手递给了她。
    “嘿嘿,知道你最好了,放心我不碰到嘴的。”施亦涵隔着瓶口1cm喝了两口水,递回给江思寒:“你说既然都是A大的,我们要不要跟李教授套套近乎,让人家带带我们,毕竟现在这世道...”
    “我看行,这任务适合你,就你去吧。”江思寒直接回答了施亦涵,站在旁边的周杰宇旁听了他们的对话,立马点点头:“涵姐口才好,肯定能成。”
    施亦涵反手给周杰宇脑袋一掌:“就你嘴多。”周杰宇揉了揉脑袋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行吧,我这就去问问,看我的。”施亦涵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走向正在院子里水池边洗手的李清黎。
    这时的太阳正在下山,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的光很暖,照在李清黎的身上,水流剔透地浇在她的修长白皙交迭的双手上,明明高冷得禁止靠近,而几缕暖光,却显示她很与众不同。江思涵看呆了,目不转睛。
    施亦涵靠近李清黎,李清黎拿着布巾细致地擦了擦手。两人动了动嘴,跟施亦涵嬉笑的嘴脸不同,李清黎的嘴角说话的幅度很小,面无表情...
    只见施亦涵向江思涵的方向指了指,两人看了过来。江思寒的视线跟李清黎的视线对撞,两人对视了1秒,2秒,3秒,李清黎的眼中无光,空洞,看不透,猜不懂...  江思寒对视3秒后便不太好意思,转而对上施亦涵的视线,施亦涵笑嘻嘻地对她比了个ok手势。
    之后两人有转头交谈着什么,然后只见施亦涵踩着轻快的脚步回来,坐到旁边:“搞定了,跟李教授说了好,等她跟傅警官的任务完成,可以顺带我们去S市。不过我们得配合他们,能帮上忙的话尽量帮帮。”
    “你具体跟李教授说了什么?”江思寒有点好奇。
    “我说我们都是A大的学生,还是我们都认识李清黎教授,只不过刚刚没认出来。看在我们都是校友的份上吧。正好我们要去S市,他们完成任务后刚好顺路,能一起。周杰宇,去S市你没问题吧?”施亦涵直接从江思寒手中拿起刚刚那瓶水,只见对着嘴喝了一口,看向周杰宇问。
    “我有些亲戚在S市的,我可以去找他们。”周杰宇表示没有问题。
    “哎,我刚刚...”江思寒刚想说这瓶水她已经对着瓶口喝过了,但撇见李清黎和傅伊进来,走到了他们跟前,就把嘴巴闭了起来。
    “二楼右边有两间房间,两个女生一间,男生一间。我带你们上去。”傅伊带着他们三人上了楼。李清黎好奇地看着江思寒和施亦涵的背影,眼神闪过一丝光。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