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末世狂奔(纯百合gl) > 第七章尚思村(三)

第七章尚思村(三)

    夜深人静,江思寒和施亦涵在的这个房间正好是原来别墅主人的两个女儿的房间,床是上下铺的,两人正好够睡。下铺的位置早被施亦涵抢着占了。
    “江狗,你说明天上山会不会有感染者?”施亦涵躺在床上看着上边的床板问道。
    “唉,不知道,明天你要注意安全,尽量保护好自己,希望我们能尽快帮傅警官李教授她们完成任务,尽快到S市。”江思寒看着天花板回答。
    “嗯,明天你也要注意安全。对了,你妈妈也在S市......”施亦涵突然想起点什么问道。
    “不说了...不早了,早点睡吧,我睡了。”江思寒像不想提及一样,一下打断了她。
    “哦,那睡吧。”施亦涵摸摸了鼻子,便闭嘴了。
    两人折腾了一天了,一碰床便很快进入了梦乡。
    江思寒又梦回到大一对时候,那个令她印象深刻的图书馆了,梦里的那个白衣连衣裙女孩的身影突然变的清晰起来了。那女孩转过身,向她走来,越来越近,身影越来越清晰。等足够近的时候,江思寒看清了女孩的脸,那是一张清纯带着暖光的脸,是李清黎,几年前的李教授。
    江思寒看着李清黎心脏砰砰跳,这是基因的选择么...喜欢的感觉吗?她跨了一步走过去,想跟李清黎打声招呼,没想到周围的空间一转,来到了她15岁那年。
    她刚从房间里写完作业出来,就看到她的母亲手里拿着一把菜刀,上面满是血迹,母亲转过头看她,只见目前的脸上都是血浆和血液,嘀嗒地掉下地板上。而地板上躺着她那没有一点动弹的经常酗酒的父亲。
    “江狗,该醒醒,今天还有事要办。”江思寒突然被施亦涵摇醒了。睁眼已是太阳升起的早晨,天正亮。
    “刚刚傅警官叫我们下去吃东西呢,说是煮了点稀米饭。”施亦涵见江思寒醒了便随口说道。
    “好,等我洗个脸就下去。”江思寒应声道。
    “那我先下去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快点哦。”施亦涵急呼呼地下去了,想必是饿了。
    江思寒从二楼卫生间出来,便碰到了李清黎。
    “早,李教授。”看着李清黎这张清冷的脸,江思寒很难想象几年前一直在她梦里的那女孩是她,但心脏似乎老是想蹦蹦跳跳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江思寒按住了它。
    “早,你...没事吧?”看着江思寒按住心脏的位置,李清黎便想伸手扶她一下。
    看着李清黎靠近和她伸过来的手,江思寒感觉脸上微热,连连摆手,扯开距离:“没事我没事,不用扶我。那个...你下去吃东西了吗?”
    “嗯,吃过了,你快下去吃吧。”李清黎便把手放下了。
    “好的,我下去了,待会见。”江思寒连忙快步下楼。
    李清黎看着江思寒带着微红的耳朵下楼,嘴角微微上扬,这女孩真有趣。
    早餐其实就是一碗很稀的粥,一碗粥里,百分之十的米,剩下都是汤,虽然没什么实料,但是有这米香味,江思寒配着一块压缩饼干吃完的。
    “吃好了,就该出发了。”傅伊送餐桌上站起来说道。大家拿好了各自的装备,江思寒把施亦涵先前给的短刀别在了裤腰上,施亦涵则别在了膝盖边上,很方便抽出。
    “没想到,你俩挺还专业。”傅伊另眼相看。
    “我们大学都是拳击社的,身手自然有两下子,这刀,防身用的,嘿嘿。”施亦涵拍了拍膝盖边的短刀。
    “石磊,看来我们找对人了。”傅伊看向石磊。
    “行啊,施小姐,改天切磋切磋,好久没打拳了。”石磊举起手秀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二头肌。
    “你这位可打不过,不过思寒可能可以,之前她可是我们社社长,可厉害了呢,我一直打不过她。”施亦涵搂了搂江思寒的肩膀,又拍了拍肩。
    这时,李清黎从二楼下来,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的中号箱子,不大也不小,看着有点笨重。傅伊本想上去帮提一下,谁知江思寒很是主动先一步上前:“李教授,我帮你提吧。”
    “不用了,谢谢,这个我自己来就行。”李清黎拒绝道。
    施亦涵觉得江思寒咋突然这么热情:“哎呀,江狗,你帮我提下背包吧,怪重的。”
    江思寒:“......”,无奈接过施亦涵的背包,也不重。
    五人正式出门,太阳正热,村路上静悄悄的,之前在被扎的栅栏那感染者的也不见。
    五人需要从村小路后边走2km,穿过农田,到后面的山上去寻找。
    “思寒,你看,那好像是乌鸦耶。”穿过农田的时候,施亦涵指着农田里的一具腐尸上的几只乌鸦说道。
    “嗯,看到了,注意观察周围。”她们路上也看见几具腐尸,也见怪不怪了。
    “李教授,你说这些死了的尸体会不会变丧尸。”施亦涵问走在前面的李清黎。
    “严格来说不会,这些已经死的尸体,身上的脑细胞都已经死完了,病毒也就无法寄生,四肢自然不会操控。”李清黎看着脚下的路回答。
    “也就是说,想电影上说道一样,要是有感染者,把他们的头砍下来,他们就死了?”施亦涵又问道。
    “任何生物,你砍下他的脑袋,都会丧失攻击性的。目前我们无法确定感染者是否还能治疗,但从感染者他们的行为来看,他们完全丧失人性,现在疫情失控,首先得保证自己的安全。”李清黎回道
    “傅警官,如果感染者袭击我们,我们把他们头砍了,这算正当防卫吗?”施亦涵又问了问和李清黎并排走的傅伊。
    “现在是战时状态,法律秩序已经紊乱了,我们自求多福吧。”傅伊回答。
    “连警察都这么说了,你懂的吧,思寒。”施亦涵用肩膀碰了碰旁边的江思寒。
    “反正保护自己安全最重要,不要大意了。”江思寒看着走在前面的李清黎,有点恍惚,她真的是梦里那个人吗?
    江思寒看了下表,差不多20分钟的路程,他们就上了山。山路是人走出来的土泥路,两旁都是树林。
    忽然,走在前面的傅伊,伸出手掌,表示停下,让他们躲在大树后边。然后在寂静的小树林里,就能听见些脚步声和嘶吼声。他们的2点钟方向有2个感染者,是一名中年妇女和一名老年男人。
    中年妇女右眼是空,嘴角撕裂。老年男人肚皮开膛,肠子掉了出来,挂着摇摇晃晃。两个感染者漫无目的地在晃荡。
    “怎么办?”江思寒轻声地问傅伊。
    “我们绕过他们吧,尽量不要出声,跟着我走。”傅伊说道,众人点了点头。
    傅伊先行,其他人跟她后面,石磊殿后。
    还没走一步,一声“咔嚓”,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施亦涵踩到了树枝!感染者看了过来。
    “艹。”施亦涵骂道。
    “快跑!”傅伊立刻说道。
    感染者发出嘶吼声追了过来,五人立马快跑。
    五人跑出一段距离,感染者紧追不舍。谁知李清黎手提箱子绊了一跤,摔在地上。江思寒正好在离她最近,立马帮她拿起箱子,想扶着她起来,可是来不及了,感染者冲了上来。
    江思寒抽出短刀,站在李清黎前面,做出来战斗姿势,江思寒冷汗直下。
    感染者距离不到一米的时候扑向江思寒,突然被爆头。两声静音的枪声,打爆两个感染者的头。是傅伊用了装消音器的手枪。
    “没事吧。”傅伊把枪收了起来,走过来扶起李清黎。后者点了点头,拍了下身上的泥土。
    “刚刚谢谢你了,江思寒小姐。”李清黎郑重地谢道。
    “不用客气,本来就是来保护你的,你叫我思寒就行了。”江思寒用手背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好。”李清黎从身上拿张纸巾,递给了江思寒,然后看着江思寒手上的箱子。
    “这个箱子还是我帮你拿吧。”江思寒看到李清黎看着她手上的箱子说道。
    “麻烦了你。”
    “没事。”
    整理好后,五人继续行走。
    “我说你怎么英雄救美这么干脆呢,傅警官和石警官都没你反应快。”施亦涵看着江思寒手上的箱子说。
    “我离李教授最近,我不帮她,谁帮她。”江思寒回答。
    “行,下次我遇难的时候,你可得反应也这么快。”施亦涵嘴皮子快。
    “不过我说傅警官他们真带着枪呢,跟她们在一起应该会比较安全。后面我们一定得跟着她们到S市。”施亦涵补充道。江思寒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