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羊入虎口(现百abo) > 她被压在琴房门上(h)

她被压在琴房门上(h)

    因为被内射的余韵犹在,余漾边说,媚肉边不断地瑟缩,绞着性器,让任序舒服得直哼哼。
    任序听到余漾的要求,先是猛地一顶,将人撞得哆哆嗦嗦地搂紧了她。
    “任序…我不要在这里。”余漾的眼泪滴答滴答地落在任序的皮肤上,是矛盾的又冷又烫。
    “好。”任序略一思索,单手托住余漾的腰,伸手进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把钥匙,在余漾面前晃了晃,“余老师听话,我们去琴房。”
    余漾只能靠在她身上才能勉强站稳,“你怎么有钥匙?”
    任序的脸色瞬间沉了沉,余漾居然连她参加了乐团的事都不知道。总而言之,琴房有很多个,但这个是学校单独给她建的。
    余漾本就被alpha的粗硬撞得脑袋晕晕,身体本能地落去感受快感了,对于任序的事情也记得没那么清楚,缓了一会后她才记起来,任序在学校有一间琴房。
    任序心里难受得很,觉得余漾其实没有那么在乎她。
    她凑到余漾面前,冷声道,“亲我。”
    啊…?
    余漾完全搞不清楚年轻气盛的alpha要做什么,呆呆地愣在她怀里,体内的粗长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不悦而在跳动。
    “不亲,我就继续在这里。”任序说出的话冷酷无情,强势无比。
    即使余漾年长任序那么几岁,但omgea的天生比alpha要弱上几分。
    忽然一阵脚步声,哒哒哒在远处响起,余漾被吓得眼泪愈发汹涌,在任序怀里摇头,“我不要,不要…”
    可任序不为所动,余漾只能忍着羞耻,浅浅地啄了啄她的侧脸。
    冰块瞬间融化。
    “好,不要。”任序终究没那么狠心,在她心里已经自诩为余漾的alpha,当然要心疼自己的omgea。
    “余老师不哭,我们去别的地方。”任序把肉物从紧致的小穴里拔出,感受到颤抖的挽留,兴奋地舔了舔嘴角。
    她揉着余漾后脖的腺体,浓郁的红酒味从这里散出,她都要醉醺醺的了,好想把信息素注进去,灌满她。
    任序舒眉一笑,将肉物抽出,蹲下先帮人收拾腿间的凌乱,又帮忙穿好裙子。
    她坏心眼地隔了裙子亲了亲余漾的下边,逗得余漾脸一阵潮红。
    满面羞红的人闭着眼,仰着脑袋轻轻喘气,唇瓣抿着,手压在任序的头顶上。
    黑色的长发因为刚刚的动作变得有些凌乱,几根调皮地贴在脸上,金丝眼镜的框在幽暗的月光下泛着金属光泽,冷冷的。
    她不该这样的…这可是她的学生。
    哒哒哒的脚步声似乎在靠近,任序站起,在余漾面前不紧不慢地把肉茎先塞回裤子里,肉茎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眼见脚步声越来越近,余漾肉眼可见地慌张。
    见人着急,任序把人拦腰抱起,绕过监控从另一边上了楼。
    余漾并不重,依任序的体能,抱着她是很简单的事。
    琴房离得很近,她出来散心也打着去琴房弹弹琴的主意,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余漾被自己的学生抱着,不敢睁眼,或许是不想面对。
    上了楼,任序毫不费力单手托着人,将琴房门打开,急不可耐地进去后一脚踢上了门。
    门啪的一声关上,任序反身将人压在门上,三两下解了自己的裤子和余漾的裙子。
    像个愣头青一样往上顶…
    “琴房里没监控。”任序笑了笑,她不喜欢,早叫人吧琴房监控拆了。
    现在没人了。
    余漾背靠贴着门,两条长腿被任序抬起缠在她的腰上,承受着她恶狠狠的顶弄冲刺。
    她十指抓着任序的肩膀,被欺负得慢慢挠起了她的后背,两人亲密接触,贴得又近,她的脑袋搁在任序的肩膀上,很无助地挨着肉鞭。
    门被撞得发出噔噔噔的声音,余漾怕被发现,终于出声哀求道,“任序…不要在门边,好大声…”
    “没人会上来的。”任序继续享受紧致的小穴,有生理需求是很正常的,她偶尔也会用手,这是第一次体验到柔嫩紧致的穴儿,食髓知味。
    “嗯…哼、可是…我怕,啊轻点…”她阐述完事实,又闭口不言。
    任序炽热地看着女人紧闭的红唇,凑上去亲了亲,结果又被余漾躲开。
    她拧眉不悦,身下的动作愈发大力,又三两下把余漾的上衣给脱了,露出两团柔软的雪乳,上边点缀着红樱。
    一口吮着一个乳尖儿,如饮美酒一般享受,她还伸出舌头舔弄乳尖,舌头扫啊扫,扫得余漾搂住了她的脑袋。
    余漾的胸又大又软又白,任序感叹一句,将脑袋埋进去蹭了蹭。余漾啊地一声喊出来,被任序抓住机会,将舌头送出她的口腔,在内里大力搅动,津液从余漾的嘴角挂出一两缕银丝,淫靡得很。
    她上边被手和嘴玩弄,下身被大肉棍捣来捣去,每一次都撞击到了最舒服得敏感点,舒服得让她将少女搂得更加紧实。
    精壮的肉茎撞着媚肉,进入得更深,任序甚至会抱着人颠弄几下,恨不得将一整条都插进去,这样激烈的性爱自然满足了余漾的渴求,omgea身上散发的信息素愈发浓郁,勾得任序将人抱到了沙发上。
    当然不是想让余漾休息。
    她将人钉在肉棒上,一百八十度地转弯把人转了过去,穴内的肉粒颤抖着,紧致的甬道猛地缩紧,余漾的高潮一下就到了,终于压抑地叫出声,“嗯啊…”
    任序感受着蜜水的浇灌,深顶了好几下才释放,后入的姿势极为深入,淫液顺着肉棒流下,粘湿了任序的耻毛,亮晶晶的。
    在余漾高潮的余韵里,任序骤然释放,喷出一束水龙,全都打在紧闭的生殖腔口,余漾又被送上了小高潮。
    高潮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让余漾忘记了后入这个羞耻的姿势。
    “临时标记,漾漾…别怕。”任序试探性地这么称呼她,见余漾没反应过来,俯身咬住她的后脖,猛然间注了一堆信息素进去。
    余漾享受着alpha给予的信息素,舒服的同时才发现任序在后入她。
    好羞耻…怎么可以让学生这样。余漾还没开口让任序换个姿势,任序已经又开始顶撞了。
    余漾跪趴在沙发上,臀部撅起,被任序的肉棍抽来插去。
    她两手抓着沙发的方形抱枕,哼哼唧唧的声音被撞得七零八碎,正想开口让任序换个姿势,可任序先说话了,
    “漾漾。”任序搂着她的腰,“今天是周五,明天放假了,我家里人不会管我,你…应该也有很多时间吧。”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