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羊入虎口(现百abo) > 任序:你潜意识里喜欢我。用这里帮帮我好不

任序:你潜意识里喜欢我。用这里帮帮我好不

    许皑挥起另一个拳头想直打过来,被任序挡住,反而一拳打在他脸上,被打到的地方肉眼可见地肿了。
    “我艹!”许皑大骂一声,吸引了周围人的视线。
    他清楚自己不占理,闹大了对自己也没有好处,瞪了任序一眼,对余漾道,“余漾,咱们都是同学,没必要这么不给面子吧?”
    “许皑,我们只是同学。”余漾掏出手机,冷冷道,“你再这样,还对学生动手,我就报警了。”
    “好好好。”许皑没办法,看了眼学校门口,能在这个学校上学的都不简单,刚刚是他冲动了。
    他转身离开,却不知道前途到此为止,任序记下他的名字和余漾同学这些基本信息,站在余漾身边,等着人开口。
    “任序,谢谢。”余漾斟酌半晌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皮外伤,有点疼,不过不要紧。余老师现在是要回去?我送送你。”
    余漾被她的模样逗笑,明明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却像个大人一样。
    她不知道任序并不希望在她眼中只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她需要尽力证明自己很可靠。
    只要余漾愿意,她随时可以依靠。
    在任序的伪装下,两人一时相处得无比和谐。任序以不放心她一个人为理由,又提出害怕许皑半路拦人,非要把人送回去。
    虽说是送,实则还是余漾自己开车,任序则坐在副驾,拿出手机给司机敲了几个字,让他自己回去了,又让人去折磨折磨许皑。
    她爸虽然不管她,但在物质和人脉方面却从来没亏待过她,在她十岁起就对外界宣布了她是唯一的继承人。为什么非要强调一个唯一,当然是因为她爸还有好几个私生子私生女。
    不过不要紧,再等一年,她就能把一切掌控在手中。
    任序一路上心情愉悦,想着到时候该怎么得寸进尺。
    到了小区门口,她适时地提出自己的手有点疼。余漾也没办法,毕竟学生不放心她还特意陪自己回来,“那你和我回家,我家里还有点药,揉一揉可能好一点。”
    “那就麻烦余老师了。”在看不见的角度,任序得意地挑了挑眉,跟在她身后走着。
    余漾的家不像她的办公室,装饰得十分温馨,连给任序拿出的拖鞋都是兔子拖鞋。
    “你随便坐,我去找找药。”
    任序坐在沙发上,颇为乖巧地等待人拿着药出来,随后眼神定格在桌上没喝完的红酒。
    “这个药应该可以。”余漾突然出现,边翻着说明书边道,“活血化瘀的药酒,倒上搓热后揉推开来。”
    “谢谢余老师。”任序十分自然地伸出手,等着人帮她上药。
    余漾愣了愣,她本来是想让任序自己来的。“余老师,我这样不方便,需要你的帮忙。”任序解释道。
    “好吧。”
    任序看着认真上药的女人,心中一软,如果余老师在床上也这样就好了。
    等上药结束,余漾琢磨着是否要开口赶人了,任序却趁她背身过去的时候从身后将人抱住。
    任序脑袋埋在她肩窝,“余漾,你以后是不是会像对我一样对别人。”她慢慢地释放了信息素,降低自己的攻击性,“我知道,你喜欢它。”
    余漾瞪大了眼,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情势一下就改变了,似乎要到了失控的程度。她结结巴巴地反问,“我们不是说了回到纯粹的师生关系吗?”
    “可我没有说要一直保持纯粹的师生关系。”
    此时此刻,余漾才感受到任序的脸皮有多厚实。
    “我们可以在一起,我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有能力保护好你。”任序冷静又疯狂,余漾担心的都可以避免,在她看来根本不是问题。
    她们明明说好了的,余漾心中涌起一股无力感。少女在余漾的眼中是多么天真,“你觉得这些事想瞒就能瞒得住么…?而且,你希望我们当一辈子的地下情人么?”
    “当然不。”任序把人转了个方向,两人面对面地站着,“如果被发现了,我会一人承担。”
    “任序,你停下!”
    任序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听她的,“你刚刚已经回答了我,你喜欢我。”
    余漾被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答案给气笑了,全然没了平日冷静自持的模样,饶是脾气再好的老师,在任序手下也撑不过三秒。
    “就在刚刚,我说可以在一起,你没有否定我,而是在阐述后果——一辈子的地下情人。”
    少女将人迫至墙边,而后用一只手钳制住了余漾的两手手腕,抬起,压在她的脑袋上方。
    她像一只待在的羔羊。
    余漾挣扎着,被任序挑起了下巴,已经十几天没尝过的红唇对她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她欺身而上,两人的唇舌缠绕在一起,任序就像一只饿虎,把人欺负得眼眶红红。
    余漾不知道怎么反驳她,她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她的潜意识。
    任序太过无理,吻得仿佛要把她吞吃入腹,生吞活剥了似的。等停下了,两人的唇边挂着一道晶莹银丝,显得淫靡不已。
    余漾一边喘着气,一边驳斥她,“怎么?在你眼里,不否认就是承认是么?”
    “是。”
    少女不假思索的回答再度让余漾觉得荒唐,下一秒任序的动作更让她觉得这个人真真就是个色欲熏心的色胚流氓。
    任序用空出的那只手爱不释手地揉着余漾圆润挺翘的臀,又慢慢往前摸去,“帮帮我,我难受。”
    “你难受我就要帮你?自己去解决!”
    “我不喜欢自己解决。漾漾,如果你不想,用这里也可以。”
    任序将手移向她被吻得红肿的唇瓣,痴迷地亲了亲嘴角。她现在想要余漾想得发疯,一想到余漾用嘴帮她身下的肉柱肿胀得愈发难受。
    “好不好?漾漾,帮帮我。”任序用肉柱蹭着被衣料包裹的漂亮粉红的阴唇,她清楚一定流出了蜜液,想到那个画面嗓子眼干得厉害。
    “我不喜欢抑制剂。”任序燥热的气息荡在余漾耳边,让她忍不住躲开。
    余漾万万想不到在自己家也会沦落至此,早知道不把任序放进来了。
    她的潜意识里是不是真的喜欢任序?余漾心乱如麻。任序如今大有她要是不同意就等到她同意为止的架势,看来以后必须得对这人多加提防,再也不能因为那张脸和伪装出来的乖巧给骗了。余漾闭了闭眼,任由少女的手牵着自己的手往那肉柱摸去。
    任序急切地解开自己的裤裆,让那肉茎裸露在空气中,甫一被余漾的素手碰到,像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似的又胀大一圈。
    白净的手衬得那肉柱狰狞得很,肉柱的主人舒服地喟叹,在余漾的手里顶弄着。
    “老师,先摸摸它,摸摸前边好不好?它很喜欢你。”
    余漾恼得握紧了些,又刮了刮那道沟,刺激得任序闷哼一声,心里是无比的满足。
    如今余漾的唇瓣就在肉茎附近,任序调皮地用肉茎蹭了蹭她的侧脸,涌起一股射在余漾脸上的冲动,不过她现在还是不敢的,只能讨好地冲身下人笑笑。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