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羊入虎口(现百abo) > 下药。不就是奖励么,她自己拿

下药。不就是奖励么,她自己拿

    听到任序想要奖励,余漾的心一阵乱跳,她心里可提防着这人,干脆直接否定,“没有奖励。”
    “余老师,难道你觉得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么?你不信任我。”
    余漾看着这人是黯然神伤的样子,莫名地又心软了。任序这段时间的确很乖,说要奖励可能也只是想要一些类似于休息之类的机会罢了。
    她一向觉得教育要以鼓励式为主,学生进步,做老师的适时地给予些奖励,对于学生毫无疑问是有益的。
    任序坐得板正,一双清澈的眼眸直直地望向正在飞速思考的女人,她努力地维持假象——她真的很听话的。
    她盯着女人面若桃花的脸,心里有个邪恶的小人叫嚣着立刻要把人吃干抹净,任序一脚踢飞小人,虽然她想,但这种时候如果还用同样的招数,余漾肯定不会再搭理她了,说不定还会直接辞职离开。
    尽管她想要找到一个人,不是一件难事,可任序不愿意走到那种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
    “那下周给你放个假吧,你最近也不怎么休息,正好去放松放松,不要太紧绷了。”余漾握着红笔,低头改着任序的答案,几缕散发散落在肩头,耳朵上架着的眼镜金属边框泛着冷光。
    她看似淡定地说出这些话,实则内心紧张又慌乱,以给任序放假之名,也给自己放个假,也挺好的。
    任序沉默片刻,心里有些酸涩,余漾心里的想法,真以为她看不出来么?
    “嗯,那下周就不用上了。”任序动作缓慢地折起那张成绩条,夹进书里放着,“余老师,我去喝点水。”
    “去吧。”余漾撩了撩耳边的发,挡住了身边人的若有似无的视线,等人彻底离开后,她才松了口气。
    任序居然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实在是出人意料,不过这样说来,似乎是她误会任序了,说不定那孩子真的放弃了。
    少年人的心就是这样沉浮不定,三分钟热度罢了。余漾的脑子里响起当初任序被人表白的对话,面无表情地用手里握着的红笔在卷子上划了个叉叉。
    余漾余光里瞥到书桌上的水杯,杯子里还有水,而且任序也没把水杯带走。
    不过这关她什么事?反正这是任序家,渴不死。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重新关上,任序带着两杯冰镇的水果茶回来了,“余老师,家里刚做的。”
    “嗯,谢谢。”余漾接过后放在了桌上,看了不看一眼,喝也不喝一口。
    “余老师,你还生我的气么?”任序站在她右手边,垂眸看着卷子上的痕迹,“这里判错了。”
    余漾看向那修长的指,又顺着指尖看到自己刚刚划的红叉叉,心里愈发郁闷,随后她怪起任序,可恶的学生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
    “别生气了,余老师。”任序噙着淡淡的笑,看向自己精心准备的饮料,伸手拿过余漾的那杯,递在她嘴边,“这很好喝,喝点消消气。如果余老师不希望我休息,那我们下周可以继续上课。”
    可以什么?自己一点也不想见到她。
    余漾见她要是不接,任序好似一副要喂她的架势,便接过了那杯饮料,抿了一口。
    见余漾喝了,任序心中愉悦,坐在她旁边看起了书。
    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余漾给任序讲她故意错的那几道题,又花了将近半小时。
    可结束后,余漾站起身,一股困意袭来,充斥着她整个身体,眼皮也沉得想合上。
    昨晚就不该熬夜的,现在居然就困了,她揉了揉太阳穴,抿了口冰饮,企图通过冰凉凉的方式提神。
    然而她刚放下杯子,就倒在了任序怀里。
    任序搂着许久没亲密接触过的人,吻了吻余漾的柔顺黑亮的发,把人抱到了自己房间的床上,心满意足地亲了亲她的脸颊。
    不就是奖励么,余漾不给,她自己会要的。
    这种药是她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为了洗干净购买的痕迹花了许多功夫,如今终于能用上了。
    她自然没有丧心病狂到无视余漾的身体,特意用大价钱购买了没有什么副作用的药,唯一的副作用可能就是用药之后的一天内的睡眠时间会久一些。
    任序低下头轻轻碰了碰余漾的嘴唇,享受着久违的亲昵。
    紧接着她的手往下,一点点解开余漾的外衣,随后是裤子,又小心翼翼地将褪去的衣物放在一边,眼神炽热地盯着女人不着一缕的娇躯——她不会留下痕迹。
    任序将自己的衣服扯开,不像余漾那样饱满的胸脯袒露在空气中,轮到下身的时候,炙热的坚硬早已昂首,肿胀得生疼生疼。
    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了,她将人压在身下。
    —————————
    任序:没关系,余老师不知道,就代表没发生
    隔壁开了个预收(下一本,写完这本写那本)《瘾私(扶她gl)》扶她总裁姐姐调教清纯小白兔的故事,感兴趣的宝贝们戳戳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