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奇幻玄幻 > 穿进奇幻世界当女配(1V2) > 18當了一晚王八蛋有夠難受今天疼疼我吧

18當了一晚王八蛋有夠難受今天疼疼我吧

    赫尔牵着依芙的手下了马车。
    她看到宽广的宅前广场,站了两大排的侍从跟女僕吓了一大跳。
    李依芙不自觉想后退,就撞进了赫尔的臂膀。他轻笑一声,在她耳边说:「掌管皇宫的大女官怎么会被家里的佣人阵仗给吓到?」
    「你们家...」是有病吧!
    季舒将军是格里斯特最有钱的贵族世家,但每次进出府邸弄得跟阅兵一样也太吓人了吧!
    赫尔揽着她的腰往前走说:「我们家。别吓到,是我让他们都来认认主人。」
    「...」又来莫名的执着。
    两人走到宏伟的大门前,管家微微弯腰行礼道:「主人、夫人,欢迎回家。」
    这句话又莫名顺了赫尔的毛。
    李依芙微微向管家頷首致意,便跟着赫尔进了大厅。
    一进去,她不由自主的发出讚叹。
    季舒不愧是武将世家,一进去超挑高的屋顶、宽广简约的大厅空间,跟富丽堂皇、浮夸奢华的皇宫完全不一样。
    李依芙站在雄伟的大厅,四周只有几样巨型雕塑。没有豪奢的装饰,但巨大的大理石浮雕像也不是正常贵族世家拥有得起的,再再都显示出将军世家的底蕴。
    「你又不是第一次来?」
    赫尔看着怀里的女人,眼珠子转来转去,好像看到目不暇给的样子感到好笑。
    李依芙只好说:「每次来我都会讚叹,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这句是真话。
    依芙因为婚约的关係,确实来过季舒府邸几次,但通常跟着长辈来拜访,头都不敢多抬。
    而她跟赫尔一同在这府邸也只有一次,就是两人在皇城大礼堂举办完订婚仪式的隔天,母亲领着她认识人。
    那天大概是依芙难忘的一天。
    赫尔跟她站在门口,就跟大厅里的雕塑一样。依芙掛着微笑不断跟长辈们点头打招呼,赫尔则像站卫兵一样,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两人站在一起许久,却一句话都没有交谈。
    赫尔领着依芙到餐厅,准备用餐。李依芙看了一眼菜单有点惊喜,全都是她喜欢吃的,看来赫尔对她真的很上心。
    她抿了一口红酒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
    她讲到一半卡词了。
    「什么?」赫尔不解的问道。
    李依芙觉得问他什么时候对自己动心好像很奇怪,还是决定不问了。于是喝了口汤说:「算了,没事。」
    「不,你有事。有事就说出来,我可以解决。」赫尔放下餐具,相当认真的看着她。
    李依芙只好说:「我只是好奇你怎么突然对我感兴趣了起来?」
    赫尔想了想回:「算是日久生情吧。」
    「你是说...睡在我房间久了,就生出感情来了?」李依芙将汤匙转了个方向,向前倾用汤匙柄勾着赫尔的下巴挑衅的问道。
    赫尔伸手握住她白嫩的手说:「是啊,睡上癮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李依芙好奇的问。
    赫尔握着她的手不放亲了一下,回答道:「大概从你收留我开始吧。」
    赫尔笑道。
    他本来只是想借个浴室梳洗,但没想到名义上的未婚妻那么大胆。两人处得多了,不知不觉目光就移不开她了。
    李依芙则是一愣,挑眉追问:「那以前?」
    「那是因为我愚笨,没能好好认识你。现在悔过还不晚吧?」赫尔眼神中有着对自己过去的失望。
    看来他是真的对以前的依芙没有留恋。
    两人用完餐,赫尔牵着依芙回房歇息。
    依芙一进房间就知道不对劲。
    「这不是客房吧?」李依芙看着刚毅的房间风格,加上许多兵书的摆设。
    赫尔拉着她往里走,蹙眉说道:「你是女主人,去客房做什么。」
    李依芙不想理他,转头想往外走。
    赫尔就从后头紧紧抱着她说:「昨天当了一晚王八蛋,有够难受。今天疼疼我吧。」
    「...」难怪都要出发了,还要硬先回府邸住,这是有多想要?
    还有王八蛋的梗到底何时能过去?
    李依芙非常后悔自己饥不择食、口不择言。
    赫尔从后头将她打横抱起,到浴室去。
    浴池早已放满了热水,甚至还洒上许多的玫瑰花瓣。
    「这味道可以吗?」赫尔抱着她坐到了浴池边,捧起她的手问道。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