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都市言情 > 娇养云雀 > 娇养云雀 第77节

娇养云雀 第77节

    回到渝州,果然被父母六问三推,秋冉使出浑身解数才勉强通关,与郁琛同居的事,肯定不能提。
    父母总算消停之后,她与小倩吃吃喝喝了几天,然后才终于轮到b站账号,怎么着都得去营业一下。
    私信、评论和@三方爆炸,她没勇气点开,而是直接打开了直播。
    暑假是流量高峰期,她才刚一开播,大批弹幕奔涌而来。
    【我靠!诈尸了!前排围观!】
    【太太!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吗!】
    【啊啊啊啾啾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露脸啊,你现在马甲已经掉光了!别藏着掖着,我要看美少女!】
    秋冉拢进了轻薄的睡衣,那不行。
    直播左下角的屏幕上,仍然只拍到了一只手,手指纤长红润,正在转着画板的电子笔。
    秋冉先跟粉丝们打了声招呼,接着打开了ps:“我们今天来画……画蛇妖吧?”
    脑海自动浮现了郁琛双手架在浴缸上的画面,指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弹幕一片爱心眼加流口水的表情包飘过。
    秋冉起笔开始打草稿,寥寥几笔,就把大致的构图确定,是长发俊美的蛇妖泡在浴池里。确认构图没什么问题之后,便开始上大面积的色块,起初粉丝的反应还算正常,直到秋冉开始刻画蛇妖胸前的肌肉走向,她画美男身体的笔触本就熟练,这一张的纹理细节更加血脉喷张,弹幕上全是流鼻血的表情包。
    【太太!啊啊啊啊!!!我的太太!我的神仙太太!!!快救救我救救我!】
    【这个腹肌这个人鱼线,啊啊啊啊啊!!!】
    【太太!!为什么泡澡还要穿开衫啊!!脱了!给我脱了!一人血书求脱得更多一点!】
    【楼上+1】
    【+10086!】
    【哇塞这个身材的原型该不会是郁琛吧,呜呜呜呜太太的x生活也太幸福了呜呜呜呜】
    【来自房管的凝视,多看一秒是一秒,滋溜】
    秋冉的笔猛然停住。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把郁琛的身材给画出来了!
    “达咩!不可以涩涩!我直播间要被封啦!”秋冉羞愤说着,赶紧将蛇妖的开衫火速扣住。
    这么美好的身体,当然是要藏起来!自己看!
    弹幕突然死一般地安静。
    紧接着,控诉的指责声蜂拥而至。
    【谁tm洗澡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给我脱了!】
    【我生气了!还有什么是家人们不能看的!】
    【拉黑!现在就拉黑!】
    秋冉控制不住直播间的局势,幸好母亲敲门进来,问要不要吃榴莲,忙欢声应道:“要要要!”
    然后对直播间的粉丝说:“我要去吃东西啦,下次再来完成这个稿子。”
    【下次!你上次直播好像还是一年前吧!】
    【我哭了家人们,我们还比不上一个榴莲!】
    直播间骤然黑屏。
    秋冉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直播果然容易翻车,以后都不要直播了。
    客厅里是一股浓郁的榴莲味儿,秋冉洗净手,戴上一次性手套,还没咬上一口,孟女士便问:“郁琛喜欢吃榴莲吗?”
    又来!
    这些天,无论干什么,话题都能扯到郁琛身上去。
    秋冉怨念地嚼着果肉:“妈,要不我让郁琛来家里坐坐?”
    孟绮梅连连摆手:“那多不合适,男朋友又不是未婚夫,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
    你女儿已经答应人家的求婚了。
    秋冉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当然没有勇气说出口。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他要是敢来,我第一时间用扫帚把他赶出去!”秋黎明被未婚夫三个字激怒,气势汹汹说道,“我捧在手心拉扯大的女儿,怎么就能随随便便嫁出去!”
    在父亲眼里,纵使对方权势滔天,自家女儿永远是最宝贝的珍珠。
    “爸,你不要自行脑补嘛。”秋冉哭笑不得。
    孟绮梅反驳道:“冉冉哪里是你拉扯大的,小时候吃穿用度都是我在照顾,你只会把她扛在肩上玩儿!”
    秋黎明立刻吃瘪,强行解释:“关爱身心健康也很重要的嘛。”
    两个人开始就谁付出更多产生了争执。
    秋冉拿着一份榴莲默默溜回了房间。
    小倩的电话打来,说过两天要组织一场高中同学聚会,聚会地点定在了渝州中学,特意叮嘱她要穿上高中校服。
    “聚会都会来哪些人?”秋冉对于这个提议很感兴趣,毕竟脱下校服一年,确实挺怀念大家都穿校服的时光。
    “都是高一同学啊。”
    “殷铭宇不来吧?”
    “你想什么呢,我肯定不会叫他。”
    确实,这次暑假回来,有殷铭宇就没她俩儿,同学们都很默契地知道,只要叫了一方,就绝对不叫另一方。
    秋冉吃完榴莲之后,兴致勃勃去翻衣柜找校服,在箱底翻到了那件被她藏起来的白色连衣裙,这是郁琛送给她的第一件东西,虽然是以赔偿的方式。
    当初藏起它的时候,绝对想不到,郁琛会在不久的将来为她将整个衣帽间填得满满当当。
    聚会这日,定的下午两点。
    她换上了渝州中学的校服,校服与全国所有中学大同小异,蓝白色主调,肥大的衣摆和裤脚,怀念的感觉油然而生。
    往常,都是小倩骑上小电驴过来载她,从家到学校二十分钟的路程,快到一点半的时候,小倩的电话打了过来:“冉冉,我中午陪我妈来逛街,顺道来学校了,你爸爸在家吗?让他送你一趟?”
    “我爸妈今天不在家。”秋冉从休憩的沙发上站了起来,下意识朝窗外望去,“没事,我自己打车过去。”
    很快叫到车,秋冉临出门前还绑了个高马尾。时间仅过去一年,她的脸与高中的时候变化不大,她背上书包站在马路上,依旧可以伪装成高中生。
    不知道穿校服的郁琛是什么样子的?
    她又开始发散思维。
    车程到学校只要十来分钟,却在中途遭遇车祸拥堵,最后到达校门口的时候,将近两点。
    她下了车,看到学校的景象,稍稍有些愣住。
    暑假的校园本该是寂静的,但此时学校却熙熙攘攘,陆续有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走进校门,秋冉有一瞬间的恍惚,还以为此时仍是开学期间,而她还是其中的一名学生。
    正在发呆之际,上课预备铃响起,走在校道上的同学开始加快脚步,朝教学楼的方向飞奔过去。
    难道今年高三补习时间这么早吗?
    秋冉很是疑惑,门口的门卫看她傻愣着,催促道:“这位同学,预备铃响了,你还发什么呆呢?”
    秋冉如梦初醒,嗯嗯啊啊应了几声,跟着前面快跑的同学进了校园。
    可所有人都有方向,她不知道该跑去哪里。
    她下意识去找手机,还没来得及从口袋里翻出来,远远听见小倩的声音:“冉冉,快点!这边这边!”
    秋冉闻声抬头,看见穿着校服的小倩一脸焦虑地朝她夸张地招手:“快过来啊!上课要迟到了!”
    秋冉一头雾水,还上什么课?她们已经毕业了。
    于文倩见她傻站着,急着跑了过来,拽住她的手腕,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跑,嘴里在念她:“傻站着干什么呢,下午第一节 是灭绝师太的课,我可不想在走廊上罚站,丢死人了!”
    哈?
    秋冉的脑袋像是电脑负荷过载,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小倩,你怎么了?”
    怎么感觉穿越了一样。
    于文倩边跑便瞪她:“我才想问你怎么了。”
    此时两人正在往上爬楼梯,跑得又急,气喘吁吁,完全顾不上讲话。
    于文倩领着她一口气冲上了五楼,进入第二间教室。踩进教室后门的刹那,正式上课铃响了起来。
    秋冉记得这个教室,这是她们高一的教室,但是她不认识此时坐满教室里的这些人。
    年轻的面孔,十五六岁,正是高一的年龄,但他们扭过头来,却不是她熟悉的脸。
    “哎?”她疑惑一声。
    于文倩进了教室,立刻奔向第二组第三桌,转头看过来,见秋冉又在发呆,着急地指着第四组第四个位置:“快坐好啊,灭绝师太很快就要来了!”
    第四组第四个位置,是她曾经坐过的位置。
    教室里不算吵闹,于文倩的声音全场的人都听得清楚,他们齐刷刷转头望过来,这注目礼太扎眼,秋冉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迷迷糊糊走到位置上坐好。
    她这位置算是教室的中央,因此,两两同桌的格局,没有同桌的她尤为显眼,秋冉环顾四周,觉得怪异又新鲜。
    前桌在说悄悄话,讨论的话题是正在热播的电视剧。
    旁桌在问同桌要试卷,原因是昨晚玩游戏太入迷,忘记写作业。
    青春的记忆与眼下听到看到的重叠起来。
    她垂眸看向桌面,左上角垒放着高一的课本和一些试卷,瞄见最上方试卷上有解答和批阅的痕迹,她好奇翻了一下,突然动作一顿。
    试卷姓名栏上,写着她的名字,并且,是她的字迹。
    她难以置信地将试卷整张抽出来,是一张高一语文试卷,她快速扫了正面,又翻过来看背面,越看越觉得眼熟,甚至在亲眼见到了之后,还能回忆起零星写卷子时的场景。
    这是她的试卷,出自她的手,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三年后的高一教室里,在她曾经坐过的位置上。
    此刻,她正穿着高中的校服,看着这张旧试卷,期间间隔的岁月似乎在一瞬之间消失,她还是16岁的秋冉。
    陷入迷茫之时,从教室前门走进一个人,秋冉抬头看去,又一次错愕,这是她们高一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张平婉,在背地里被同学称为灭绝师太。
    黑板的左侧用黑色马克笔写着当天的课程表,下午第一节 ,数学课。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