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节

    皇后低头拭泪,没有吭声。
    两人心里都清楚,那些流寇是不是真的流寇还另说,要害陆玄愔的,也不是流寇,正是今儿进宫来侍疾的那些皇子和他们背后的势力。
    元康帝的身体实在虚弱,一天中有大半的时间都在床上昏睡,孤鸿子也如实告诉他,这毒是无解的,只能尽量给他延续生命,但无法让他的身体恢复成常人那般,会像当初的皇后那般,一天中大半时间都要卧床躺着,不能有丝毫的劳累。
    皇后当初是怎么样的,元康帝心里十分清楚,越发的急切。
    虽然这几天他都在昏睡之中,清醒的时间不多,但他如何感觉不到那些皇子和他们身后势力的蠢蠢欲动。
    元康帝想着,低声对皇后说:“你放心,朕已经做好安排,定会拖延时间,等到玄愔回来。”
    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再平衡诸皇子的势力,需要尽快挑出一个继承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元康帝看来看去,如今能让他信任的,也只有嫡子陆玄愔。
    虽然这嫡子有口疾不能继承皇位,但不是有孙子吗?现在孙子是皇太孙,儿子当个摄政王完全没问题。
    皇后默默地听着,回忆这几天皇帝的安排,突然面露踌躇之色。
    “怎么了?”元康帝警觉地问。
    皇后叹了口气,迟疑地说:“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同您说,昨儿玄愔失踪的消息传来时,雍王妃那边也得到一个消息……”
    “什么?”元康帝顺势问,直觉这消息不好,否则皇后不会特地在他面前提的。
    皇后道:“您可还记得,雍王妃有一个妹妹,便是嫁入荣亲王府的褚惜玉,是罪人孟芙的女儿。她昨儿偷偷给雍王府递了一个消息,雍王府的人将消息辗转递到雍王妃手里,雍王妃生怕弄错,今儿一早便直接来找臣妾……”
    元康帝咯噔了下,直觉下面的事不是他乐意听的。
    “那褚惜玉递过来的消息,说荣亲王世子陆子晏与前朝的反贼有关系……”
    轰的一下,元康帝两耳嗡鸣不止,脑仁嗡嗡作响,差点就倒了下去。
    他用力地揪住被褥,不敢置信:“不可能……”
    皇后没作声,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夫妻几十余载,元康帝其实非常了解皇后,他对皇后既信任又防备,既怨恨又愧疚,却也知道皇后不会拿这种事来骗他。
    想到这几日,荣亲王进宫时的表现,元康帝心中发寒。
    他双眼渐渐地染上血丝,甚至顾不得皇后在场,直接叫来暗卫,让暗卫去查荣亲王。
    虽然在女色上实在糊涂,但他为帝近三十载,手中也不是没底牌的。
    皇后将消息转达给皇帝后,便没有多待,借口身体不舒服离开了。
    走出承乾宫时,她回首看了一眼笼罩在黑暗中的宫殿,如同一只盘踞的巨兽,沉默地守望。
    她冷冷一笑。
    **
    在圣人的暗卫出动后不久,荣亲王便接到了消息。
    荣亲王府里,荣亲王、陆子晏和几位幕僚、臣属坐在一起,探讨这事。
    “只怕那狗皇帝应该知道什么。”一名身材瘦削的幕僚阴沉地说,朝荣亲王道,“王爷,不能再等了,若是让狗皇帝查到那些事,只怕您和小主子都会有危险,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其他幕僚也纷纷道:“是啊,王爷,咱们马上反了罢!”
    “老臣已经等得太久了,不能再等下去!”
    “丽嫔这枚棋子已经失败,咱们得提前动手方是。”
    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荣亲王沉着脸不说话,似在思索着什么。
    他总觉得不太对,丽嫔是他们特地培养出来的,不可能在没有得到他的指示时,就贸然给皇帝下毒。
    虽然这也是计划中的一环,可不应该是现在。
    皇帝中毒这事,打断了他的很多布局。
    这也罢了,如今得知皇帝居然派暗卫来查他,荣亲王便明白皇帝对他已经产生了怀疑。
    这是在逼他动手。
    是皇帝,还是隐藏在暗地之人?
    陆子晏的目光掠过那群正在激烈讨论的幕僚和臣属,眼里压抑不住的兴奋,然后看向父亲,叫了一声:“父王!”
    他很想和父亲说,陆玄愔如今生死不明,安王等人都是些蠢材,不堪大用,正是动手的大好时机,现在不反要是让陆玄愔回来,就难再成事。
    陆子晏可不想让陆玄愔或者他的儿子登上那位置。
    是的,陆子晏十分讨厌陆玄愔,也嫉妒他。
    明明是个结巴,偏偏生来便是嫡出的皇子,身份尊贵。自己这荣亲王世子见到他,必须给他行礼,还要避让他,小时候不管在什么方面,都被他碾压,世人总说他处处不如陆玄愔。
    真是笑话,他一个健全之人,居然比不过一个结巴?
    久而久之,他越发的讨厌陆玄愔。
    直到后来得知父亲和自己的真正身世后,他讨厌先太子和陆玄愔更是光明正大,觉得他们都是在抢他的皇位的人。
    那个位置只能是他们的!
    臣属和幕僚们越说越激动,最后都盯着荣亲王,让他作个决断。
    荣亲王好像也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三天后便行动!”
    三天时间,足以让他们安排好,定要万无一失。
    此话一出,所有人呼吸微滞,脸上露出或是兴奋、或是野心勃勃、或是嗜血肃杀的神色。
    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
    **
    暗卫的消息传来得很快。
    不过两天,元康帝便收到一份详细的消息,当看完那消息时,他气急攻心,一口血喷出来,直接昏死过去。
    袁德音大惊,赶紧去将孤鸿子请过来。
    殿内只有皇后守着,皇后冷眼看着床上吐血昏迷的元康帝,冷冷一笑。
    她没去看他手里抓着的纸,其实早就知晓,甚至元康帝手里的这份消息,还是她儿子暗地里帮忙让人传递给那些皇家暗卫的。
    皇后也没想到,荣亲王父子俩居然是前朝的遗孽。
    当年先帝在世时,临幸了一个民间的貌美女子,将之带回皇宫,那女子也争气,很快就诞下荣亲王。
    荣亲王是先帝的老来子,十分得先帝宠爱,可惜先帝没等他长大,很快就驾崩,那女子也在元康帝上位后死在后宫的倾轧之中,不得善终。
    元康帝看在荣亲王年纪小的份上,倒是不介意养着这幼弟,多年对他十分宠爱信任,觉得这是他亲手养大的弟弟,肯定比其他那些曾和他抢皇位的兄弟更加亲近。
    哪知道人家并非他的亲兄弟,而是前朝的遗贼。
    当年荣亲王的母妃进宫时,其实就已经怀了身孕,荣亲王并不是先帝之子,而是前朝遗贼,原是想用他来抢皇位的。
    却未想先帝死得太快,荣亲王又年幼,前朝的人只能暂时蛰伏。
    皇后冷冷地想,这些前朝遗贼为了复国,真是不择手段。
    也幸好她的儿子早有准备,提前窥破荣亲王的阴谋和身份,否则这大周的江山,只怕最后会落入荣亲王一脉手里,回归前朝之人手中。
    若是如此,届时太|祖都能被不孝子孙给生生气活。
    皇后倒是不怀疑陆玄愔为何得知,只以为他是偶然查到的。
    前些天,苏媃将这消息告诉她时,便让她有所准备,可见儿子这次失踪,应该有什么安排。
    看来这京城不会太平了。
    孤鸿子被袁德音匆匆忙忙地叫过来,给皇帝施了针,再将一碗漆黑怪味的汤药灌下去,总算让元康帝苏醒过来。
    醒来的元康帝发现自己的身体更加虚弱,手脚动弹不得,心里再次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圣人。”孤鸿子一脸严肃地说,“您不能再折腾,再有下次,贫道也无法救您。”
    元康帝张了张嘴,心中悲怆不已。
    他困难地转头,看到床前一脸关心又担忧地看着他的皇后,朝她伸出手。
    皇后赶紧过去握住他的手,听他嘶哑地说:“一定要……将玄愔召回来……”
    “圣人放心,臣妾已经派暗卫去找玄愔了。”皇后保证道。
    元康帝无力地闭上眼睛,掩住了眼底的后悔和眼泪。
    这一刻,他是真的后悔。
    如果大周的江山被前朝之人夺去,他万死不辞,将成为陆氏的罪人,死后无颜再见太|祖和先帝。
    **
    褚映玉敏锐地察觉到皇宫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
    特别是这日,一大早皇后便和她说:“映玉,今日你和缜儿千万别离开坤宁宫,不管谁来找你,都不要离开!”
    褚映玉心中一惊,忙不迭地问:“母后您呢?”
    “本宫得去承乾宫守着。”皇后朝她微微一笑,“本宫要去看着才行。”
    她没有说去看什么,但褚映玉心里隐约有些明白,只怕要变天了。
    等皇后离开,褚映玉让人将儿子带过来,她将孩子温柔地抱在怀里,低头轻轻地蹭了下他可爱柔软的脸蛋。
    “娘?”
    一道含糊的声音响起,褚映玉先是一愣,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怀里的孩子,惊讶地说:“缜儿,你会叫娘了?”
    小陆缜咧嘴笑着,又朝她含糊地叫了一声:“娘!”
    这声音听着含含糊糊、奶声奶气的,但“娘”这个字大伙儿还是听得很清楚。
    殿内的宫人都开心地笑起来,连奶嬷嬷都说:“奴婢昨儿都没听小殿下叫过人,没想到他居然会叫娘了,这是特地来王妃面前叫呢,小殿下认得谁是他娘亲。”
    褚映玉自然十分开心,听到孩子朝她叫“娘”时,一种感动的情绪由然而生,只觉得一切都值了。
    正当她高兴于孩子终于会叫娘,一整天都保持着好心情时,突然外面响起一阵动静。
    宫嬷嬷等人也是一惊,赶紧派人出去看看。


新书推荐: 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 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 领证后,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为了求生我不得不(NP) 恶女与疯犬(1v3,骨科,修罗场) 再見家 末世大佬在七十年代当村霸 拯救孽徒的我死遁了 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 我在恐怖世界卖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