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果然,男子一来,周遭冰冷的气氛总算带了丝人情味,兰诺尔微笑地将元帅带离监督台,元帅的神色貌似也缓和了不少。
    转入休息厅,兰诺尔亲自倒好茶,看夜述哲表情还是很凝重,想了想,主动开口道:“你昨天的计策挺突然的,把我们都吓到了。”
    夜述哲闻言眉头一皱,不解地看向对方:“什么?”
    兰诺尔耸耸肩:“我是说,虽然俞辰是个纨绔子弟,平时看起来没那么聪明,但是也不会轻易上当吧。哪怕你把筹码降一降,说会从轻处理,也比直接说会原谅还给双倍奖金可信。”
    昨天新闻录制现场,夜述哲突然面对镜头说出缉捕俞辰这件事暂缓,并给对方机会自首,还提出如果对方愿意认错回来,还给比通缉所用数额的两倍奖金。
    这种话正常人都能听出来是在放饵钓鱼。
    按照元帅的聪明才智,就算是报仇心切,也不该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啊。
    兰诺尔最是清楚这位好友的性格,相信对方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特来询问打探一二。
    谁料夜述哲眉头皱得更深,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你们都是这么想的?”
    作者有话说:
    兰诺尔: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夜述哲:“......”
    第14章 阴魂不散
    “说来惭愧,确实如此,希望元帅大人能够指点迷津。”兰诺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眼里满是敬畏和仰慕。
    他看不破夜述哲这次的计谋,想了一晚上也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陷阱,要怎么达到目的呢?
    但他丝毫不怀疑夜述哲的做法,因为对方无疑是一位优秀强大的领导者。
    自受命以来也没有做出过错误的决策,每次都能精准地打击敌人,是军部内人人敬仰的存在。
    本着求教的心态,兰诺尔耐心地等待男人的指点。他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了,他甚至在想,夜述哲是不是想要通过这一计挖出更深层的东西。
    兰诺尔肯定的眼神落在男人金色的眼瞳中,夜述哲倏地站起。
    他冲动了。
    或者说,自己重生回来后,面对关于少年的一切,都过度冲动且没有理性了。对俞辰的失而复得让他有了片刻欣喜,又因为少年有一次选择抛弃他而去投靠自己的“敌人”而气愤。
    他太想问清楚俞辰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又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可因为思绪的混乱,他主观性地认为自己给出的“机会”,在外人看来却是一个陷阱。就像兰诺尔所说,饶是俞辰再怎么愚蠢也不会上当。
    所以,昨晚俞辰斩钉截铁地对身为“曲冥忧”的他投诚,也是必然结果。
    一下冷静下来,夜述哲的思路总算清晰。
    更何况,俞辰身处反叛军营地,哪怕心里想要回来,也不会在敌人面前暴露。
    他昨晚对于少年的试探是彻彻底底失败的做法,少年的选择具有必然性,因此也就不具备参考价值。
    兰诺尔见他忽然站起,面上有些疑惑,但出于礼貌,也跟着站起来,关切地询问:“元帅大人,您还好吗?”
    “嗯。”夜述哲沉沉地应声,说实话,不太好。他按了按眉心,狭长的眸间略微烦躁,片刻后,夜述哲道:“我去一趟俞家宅院。”
    兰诺尔不明所以:“需要我和您一同前去吗?”
    夜述哲整理袖口的手一顿,想想倒也没什么,随即点点头同意了,走到门口,按下悬浮车启动按钮。
    兰诺尔心底一喜,跟了上去,在走到等待入口时,兰诺尔无意间身子擦过男人的制服,鬼使神差地,他又悄悄向里靠了靠。夜述哲像是察觉到了他的举动,身子一侧,避开了他的动作,转而跨过阶台,直接坐到驾驶舱内。
    兰诺尔面色僵了一瞬,但很快就调整过来,自然地走进坐好,状似不经意地解释:“抱歉啊元帅,刚才不小心撞到你了。”
    “没事。”夜述哲淡淡回了声,目光一直注视着屏幕地图,确认飞行线路。显然是没有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
    悬浮车内温度不冷不热,座椅柔软适宜。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和元帅同乘,以往都是执行任务,这次也算是私下接触了吧……
    兰诺尔暗搓搓地想。
    “对了元帅,俞家最大的宅院已经被查封满一个月了,过几天就要拍卖,需要收集证据的话还是得尽快。“兰诺尔单手撑着脸,靠在车窗边上说道。
    虽然他说话声一如既往的平稳,可兰诺尔心里知道,自己是愉悦的。
    曾经和元帅有过短暂情侣关系的人现在被通缉令吓得四处逃窜,而他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元帅身边。
    他相信,只要能再多相处一些时日,元帅是会慢慢接受自己的心意的。
    “不用,我买下了。”夜述哲平静地说道。语气波澜不惊,像是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兰诺尔眉头一挑,先不说俞家那宅子价值连城,但就单说情理,夜述哲也没必要买下一所仇人家的宅院才是。
    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夜述哲来到俞辰房间,从他抽屉里翻出誓戒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你们……还做过许誓?”兰诺尔声音明显抖动,难得失态,竟然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这样的私人问题问出来显然是不合礼仪的。


新书推荐: [综漫] 混蛋,把我的粉毛男友还给我 唐宫 一只驸马入赘了 夏日午后 女皇只取一瓢 我的姐夫是太子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