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黑雾缓缓向少年靠近,传过衣衫,触及皮肤。
    眼睛、嘴巴、手臂……
    俞辰感到那阵密密麻麻的刺痛感被压制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热流,透过每一个部位向他发起进攻。
    很快,他便被这股气息所淹没,无助地撑着治疗仓的器壁,身体发抖,汗水浸湿了他白色的内衫,俞辰被磨得不知所措,曲冥忧不知何时贴住他的后背,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白皙的皮肤上。
    “小骗子,我来没来得及报复你,可别自己先把自己作没了……”
    俞辰似乎听到男人说了什么,可是听不真切,他呆呆地开口,声音低哑微弱:“你刚刚……说话了吗?”
    曲冥忧不语,继续勾动手指,引导着那些似有实体的黑雾丝丝缕缕地挑拨少年的神经。
    俞辰带着雾气的眼眸半阖,抓着器壁的手一顿,忽然抓住其中一条黑色触手,轻轻捏了捏。
    居然是实体吗?
    滑滑的,
    好神奇……
    俞辰现在精神虚弱,整个人都是飘飘然无所知之的样子,眼里被泪雾覆盖,所作所为皆是身体的本能。
    触手挣脱他的束缚,像是报复一样缠住他的手臂,其它的黑雾一涌而上,将他包围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
    ——
    交缠在俞辰神经处的异物总算经过筛查被取了出来,此时少年已经累得睡着了。
    曲冥忧分析其中成分,发现是里面蕴含的物质正是致使记忆神经错乱的东西。俞辰哪里是因为禁品致幻,分明是凯里心有不轨吧。
    曲冥忧关上治疗舱的玻璃窗,径直走出医疗室。
    出门后,他对卡特嘱咐道:“密码已经重置,除了我,谁都不能进去,一旦有人硬闯,就按下防卫按钮。”
    尤其是要提防凯里博士。
    虽然暂时不清楚那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显而易见的,他会对俞辰不利,甚至在刻意扰乱俞辰无意间撞破的某种“秘密”。
    卡特:“我明白。”
    他们不知道,凯里博士早就料想曲冥忧会对自己生疑,刻意在他面前展示那管液体药剂,为的就是要让他以为自己只有那点伎俩。
    可很不巧的是,基地里医疗室的器材都是经凯里的手制造而成的……
    此时,俞辰躺着的治疗舱内的某一个气体口亮起绿灯,释放出一股无色的气体,混入其它治愈药水融入他的身体。
    混乱的脑海中,阔别已久的系统提示音响起:
    【检测到外物对宿主的精神记忆攻击,向主系统请求支援反抗!】
    [叮——低阶系统权限不够,主系统驳回申请。]
    【宿主安全受损,再次申请!】
    [叮——低阶系统权限不够,主系统驳回申请。]
    【动用宿主用户本人全部积分,向主系统请求道具支援!】
    [收到,已为您发送道具,但积分不足,可能会有部分副作用,十分抱歉,期待你们能度过难关。]
    饶是处在昏迷中的俞辰,都忍不住爆一句粗口。
    神特么主系统,坑爹呢!
    第22章 “他”的记忆宫殿(1)
    俞辰睁开眼,发现自己变成魂体飘在空中,没有实感。
    举目四望,一张张照片似的东西混乱地漂浮在空间里,犹如电影胶卷一般交杂排列,不停地窜动。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词——“记忆宫殿”。
    主系统说的副作用难道就是这个?
    因为用道具抵抗任务世界的精神攻击,所以造成了记忆碎片的管理错乱?
    不多时,一张照片飘到俞辰正前方。
    上面是一个棕发金眸的小男孩,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小小一只,十分可爱。
    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像是镀了一层金光。
    鬼使神差的,俞辰伸手去碰,结果魂体忽然扭曲,被吸进了画里。
    “小哲,你贵为皇子,这些事还是让婆婆来吧,好不好?”
    老旧的木式小屋内,老婆婆佝偻着身子,伸手去探小孩手里的水桶。
    小男孩眨着浅金色的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道:“不要,我要帮婆婆。”
    俞辰站在两人身边,稀奇地注视着眼前的画面。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小男孩就是夜述哲小时候的样子吧。
    他的母亲是帝国的莱茵公主,早年倡导解除阶级制度,并且“以身作则”,和一个平民男人相恋,因此被帝国皇室视为耻辱,废除了她的贵族身份。
    在她被皇室扫地出门后,原本同她相恋的男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莱茵公主那时已经怀上了孩子。从小就有着良好教养的公主殿下顿时感觉天都塌了!怎么会这样呢,他到底是遇害还是将她抛弃,她无从知晓。
    有些过去常常被莱茵比下去的贵族少女们得知这件事后,并没有放过她,处处给她施压,甚至故意跑去平民窟看热闹,恶劣地调笑:“你们不是真爱吗?你的爱人怎么丢下你跑了?”
    无法,她只得离开帝星,来到经济水平较低的雅特卢星以求安宁。
    生夜述哲时,莱茵殿下遇上了难产,强撑着将孩子诞下便撒手人寰。
    雅特卢星的医疗条件跟帝星完全没有比较的余地,可想而知,要是她处在医疗条件优渥的帝星,即便身体再差,生育也不会有一分一毫的痛苦,哪会连命都丢了。


新书推荐: [综漫] 混蛋,把我的粉毛男友还给我 唐宫 一只驸马入赘了 夏日午后 女皇只取一瓢 我的姐夫是太子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