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综合其它 > 尽欢(nph) > 雌兽难以承受地呜咽出声

雌兽难以承受地呜咽出声

    男人的撞击凶猛又密集,姬瑶浑身颤抖地将腰臀顶起来,越抬越高,花穴与肉刃紧密嵌合到一起,痉挛着到达高潮,“啊啊……”肉壁又缩又颤,大力吮吸深埋体内的阳物。
    萧丞钧不容分说地将粗硕阳物抵进深处,大股大股滚烫阳精抵着花芯喷射而出,将她彻彻底底灌满。
    “嗯……”姬瑶眸色空茫,张着嘴喘气,久久没能回神。
    萧丞钧拔出阳物,一大股液体好似再也堵不住一般喷了出来,倾泻许久才停歇。
    流出来的淫液将屁股涂抹上珍珠般的色泽,丰腴的腿根肉被撞得透红,细看之下还在轻轻颤动,色得要命,萧丞钧将人翻过去,自身后再度肏进去。
    尺寸傲人的阳物重新填满身体,狠狠贯入深处,女子撑不住地软趴下去,腰肢下陷,臀部高高翘起,如同卸去所有攻击力的雌兽,承受身后雄性进攻。
    雪臀被撞出肉浪,令人目眩神迷,萧丞钧喉结滚动,赤眸淬血,抬掌重重打了一下肉臀。
    “啪——”
    雌兽难以承受地呜咽出声,花穴兴奋地吐出更多骚水,讨好地缠住他往里吞。
    红发垂落,扫过纤瘦漂亮的背,如笔锋划过质地柔软细腻的纸张,作一幅淫靡的画。
    激烈的交合一夜不休,榻上印下斑驳水痕,衣裙凌乱地落在一旁。
    天光熹微,男人将肉柱挤在她的腿缝,缓缓抽插,硬热阳物研磨过脆弱阴蒂,更加直接的快感令姬瑶四肢发软,全然被人掌控难以摆脱,桃花眸中泪水盈盈,如薄雾弥漫。
    两只大手抓揉着她的臀瓣,挤在一起又掰开,一边肏一边揉弄雪团似的屁股,放肆又淫乱。
    姬瑶埋在他胸前,低泣一声,泄愤般狠狠咬住他的胸膛。
    萧丞钧身子一震,“又发骚?”
    他双手下滑,改为托起膝窝,将姬瑶抱在怀里,调整角度,缓慢而不容拒绝地挺进花穴深处。
    花穴汁水丰沛,就如熟透的蜜桃,敏感得一碰就喷水,粗硬阳物大力挞伐,软嫩的穴肉一颤一颤地绞吸这根凶物。
    这个姿势,姬瑶全靠男人托住自己才没有继续下落,深浅都由他说了算,肉刃进得格外深,姬瑶的脚趾绷紧,不受控制地抖动,喘息乱了节奏。
    “唔啊……你有完没完……”
    萧丞钧将她抬起,花穴与阳物间拉扯出一段暧昧银丝,在穴口上下搅弄良久,待女子呻吟变得灼热难耐之时,毫无预兆地整根贯入。
    “你……”
    凶悍肉物在体内横冲直撞,姬瑶环在他肩头的手不断收紧,指尖深深陷入皮肉。
    “骚穴越吃越紧,浪得厉害,可没有要我停下的意思。”
    魔族精力旺盛,高阶魔族更是将这一点体现到极致,日升日落,纠缠了许久才停歇。
    男人的手覆盖在女子小腹,无意识地轻抚。
    姬瑶垂下眼,不知是不是她错看了萧丞钧的眼神,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她滚进他怀里,不着痕迹地躲过他的手,痴痴地叫着累。
    女子眉目含春,眼尾是花瓣似的绯色,娇弱无骨地撒娇卖痴,萧丞钧吻了吻她的眼尾,一步步落到唇上,动作是少见的轻柔。
    这种轻柔很快便有失控的趋势,亲吻不断加深,变为充满掠夺占有意味的蹂躏。
    见姬瑶神色中透着倦意,迷迷糊糊的,萧丞钧顿了顿,压下体内欲火。他掐诀清理掉两人身上痕迹,又在旁注视她片刻,方抽身离去。
    姬瑶睁开眼,神色莫辨。
    这人做事粗暴又不计后果,近年来倒是有所改善。
    《神息诀》的超凡之处便在于不受庞杂灵力所扰,无论是何种灵力,都能将其炼化为己用,尽数吸收。
    身体契合情欲浓浓之时,萧丞钧也曾说过要她孕育子嗣诞下新生魔种之类的无稽言语。可《神息诀》来者不拒,精元之中灵力精纯,自然不会放过,她心中轻嘲,面上配合着叫,“好胀……被君上射满了啊啊……”
    殿外魔卫早得萧丞钧吩咐,若她歇在殿内,不会进内打扰,故而姬瑶踏踏实实地盘膝而坐,提升修为。
    姬瑶赶到昆仑墟山脚下那日,距离论剑大会还有三天。
    ——


新书推荐: 恶毒真千金女配重生后(重生NP) 流光(姐弟骨科) 有龙 龙与千金大小姐的旅行 爱囚(H) 陶之夭夭 (母子) 丛林法则(破镜梗) 春日失控(校园,寄养,1V1) 养娇夫之后(穿越1v1) 今夜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