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那些脸红心跳的记忆完整地在我脑子铺展开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神情,怪异的行为,还有他说的那些话……
    我的手逐渐哆嗦起来,差点将玉佩摔碎。
    我刚刚睡的那人……
    不是清清,而是……真正的二哥?
    来不及细想,我哆嗦着腿跑了出去:“小梅?小梅!”
    小梅守在门口昏睡着,打了个激灵,嘴角似有口涎滴落:“啊,殿下,您醒了?”
    “今天有谁来过?”我急切地问。
    “二公子不是来瞧您了吗?我见他在里面待了许久……殿下,您不记得了?”
    “……”
    我也多想记不得了。
    我有些郁闷,没忍住抱怨了一句:“我不是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吗。”
    小梅小心道:“可殿下,你之前说过,不用拦二公子的……”
    我说过,我什么时候说过?
    靠啊还真说过。
    这事当然不能怪小梅,我疲惫地挥了挥手:“没事了,给我送点吃食进来。”做得太久,很消耗精力。
    吴冠清是什么意思?
    从前我喜欢他的时候,他默不作声用行动拒绝我。现在我对他起了疑,想要保持距离,他又将自己送上来与我承欢。
    不对,好像是我把他当清清,逼他就范的。
    不对不对,他如果不想要明明可以推开我,他难道还反抗不过一个醉鬼吗!
    郁闷中又萌生些不该有的欢喜,他没喝酒,神智清醒,却依然选择和我……
    是不是他其实也挺喜欢我的?
    这个念头一出生就被我亲手掐死了。我暗暗告诫自己,在一切没有落到实处前,不要心存任何幻想。
    越是幻想着飞上云端,落下来的时候就会摔得越痛。这个道理我很早前就明白。
    更何况……
    我抬起头,周遭完全黑了下来,月明星稀,平静无风,黑色的树影无声地伫立在那儿,像一尊尊凝滞的雕像。
    更何况,我遣散众人,真正想做的并不只是借酒消愁。
    我在等人,等他们对不设防的我下手,可为什么来的只有吴冠清?
    他真的无辜吗?
    ……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意外走漏,在宫里发酵起来。
    现在人人都知,王女车熙对二公子吴冠清有不轨之心,为逼他就范使尽周身手段。二公子吴冠清别无他法,只能受辱于我。
    走在路上,都能听到远处的宫人在我背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小梅听到之后气得想把他们拖下去打板子,而我拦住了她。
    “为这惩罚宫人,岂不显得我气急败坏,更加坐实此事?”我淡淡道,“况且,他们说得也没错。”
    就是细节出了点问题。
    那么谁知道这其中的细节呢?
    流传出去,谁又受利呢?
    小梅还在我耳边喋喋不休,我照常走着路,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
    我突然觉得全身乏累。
    “小梅,”我唤她,揉了揉眉心,“我们回去吧。”
    清清戴着斗笠,从暗道悄悄潜进了我殿里。
    为了不让他的相貌在宫里招惹是非,我吩咐他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露出面孔。他很听话,每次都戴着斗笠。
    他坐在院内的石凳之上,安静地抬头望天,耐心地等待我回来。
    清清性子软和,没我的传召从不任性入宫。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见我推门进来,摘下斗笠,激动地起身,下意识想伸手抱我,只是这手刚伸到一半,便僵硬地停滞在空中,颤抖地缩回。
    于是我心中分明,他也听到了那些传闻。
    叹气:“清清,我……”
    说点什么呢?
    说我不曾将你当作替身?
    说我其实很看重你?
    何必说这种话,骗别人又骗自己呢?
    我攥拳,想索性全盘托出,刚一张口。他抬起脸,我见他眸中温润,眼尾发红,脸上似有泪痕划过,一下什么话都忘了。
    他轻轻吸着气:“……殿下,我只想问一句话,您告诉我也好,不告诉我也罢,我只想要一个答案。”
    “……”我反而冷静下来,“说吧。”
    “二公子……”叫出这个名字像是耗尽了他的力气,“他同意了吗?”
    我先是沉默,然后不咸不淡地道:“我现在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他笑了一下,那张与二哥相似的脸,连笑起来都如此相像,只是他笑容发苦,让人不忍多看一眼。而二哥的笑,却总是疏离的,再多看几眼都看不破他微笑之下暗含的深意。
    “那么殿下,您还需要我吗?”他身躯微微颤抖。
    我还是沉默。
    “你和他不一样,”我思考半天终于开口,“你很好……”
    至于他,我实在不知道如何下结论。
    这十几年,我头一次感觉到如此深刻的茫然。
    清清等了半天,见我没了下文,于是笑容越发苦涩:“这是在打发我走吗?”
    他喃喃道:“果然,他回来了,我就该走了。”
    我一怔:“清清,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打断我,深吸了口气:“够了,殿下,不要再让我难堪了。我会收拾好东西,不再打扰您的。”
    他拾起斗笠,逃似的离开了。
    我没来得及挽留他,也没力气挽留他。我颓然地蹲下,抱着头,感觉整个天地都在一阵一阵的发晕。
    好累。
    这些在我身边的人,爱我的和不爱我的人,通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深呼吸了几下,强撑着站起身。
    我是王女,我是未来的储君,这些小手段和可怜的情爱本不应该入我的眼,徒增烦扰。
    我的目光应该看得更远更深才对。
    我努力调整好心态,暗自为自己鼓劲。可没过多久,小梅急匆匆地跑来,满脸惊慌。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直觉有大事发生了。小梅急得差点咬到舌尖:“殿下!皇上大发雷霆,要您速速去庆宁宫!”
    我轻轻道:“因为那事?”
    “不知道谁传到皇上耳朵里了,皇上把二公子叫去,他到现在都没出来。这会儿又叫了您……传话的宫人说许久没见到皇上如此动怒了!殿下……”
    冷静。
    不过坏事一桩桩罢了,正好凑了个巧。
    我道:“好。”


新书推荐: [原神同人] 我在提瓦特养猫猫 [原神] 机巧少女会梦见紫毛猫猫吗 [原神同人] 死遁后散兵从游戏里跑出来了 [原神同人] 满级锦鲤的首富之路 海上求生:我的木筏通桃源 [原神同人] 画师穿越提瓦特 权王溺宠:狂傲王妃野又撩 [原神同人] 转生成为帝君之女 伊尔塔特的农场 [原神同人] 都说了我是璃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