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变

    “车熙,朕隐瞒此事许久,盼得是你现在能够心无旁骛,励精图治,将来,能够做一位仁德之君。”皇上失望地看着我。
    而我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吴冠清就在我身边不远处,他这下不笑了,微冷的眼中只有淡漠,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毫发无伤,还是那位风度翩翩身怀傲骨的二公子。我自作多情的担心变成耳光,狠狠扇在我脸上。
    皇上在高堂之上,一字一句地宣判我的死刑。“……车熙,你可知道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车是国姓,历代君王都以车为姓。皇上的其他子女,只配以其他皇室之人为姓。
    吴冠清和吴镇宇的父亲早早离世,当时,皇上肃清了所有对自己皇位有威胁的姐妹,最后一位离世的姓吴。
    对外,为表悼念,皇上便择了“吴”姓,为二子取名。
    “你真以为你是我所出,所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唯一一个可以继承皇位的人,继承国之大姓吗?”
    我嘴唇微微干涩着。
    “你姓吴。”皇上说。
    “车熙是你的名。”
    我硬撑着不让自己瘫倒在地,脊背挺直。
    “您是因为膝下无女,这才杀了妹妹,将我过户到自己这儿吗?”
    皇上微笑着摇摇手指:“反了。”
    她坐在龙椅上,像一尊慈悲的金佛。
    “若没有你,我也可以在民间随手抱一位聪慧的女婴,不让人知道就行。杀她和立你为王女,没有联系。”
    是了,什么人会威胁皇位,这才是她会在意的东西。
    我咬了咬舌尖,尖锐的疼痛让我耳清目明。
    “皇上现在说这个……是另立王女了?”我平静道,“放眼整个皇室,再无一位女子。此刻再抱女婴,会不会为时过晚呢?母亲……除了我,您还能选择谁?”
    她愉快地看着我,像是在欣赏一只垂死挣扎的雀儿:“小熙,母女一场,我就不再逗弄你了。你仔细想想,涉及到皇室血统,如此机密的事,为什么你二哥会在场?”
    她伸手,遥遥地向他一指。
    我迟钝地将目光转向他,竟是哑然。
    他完好无损地立在烛光边,身影映在墙上被拉扯得扭曲。他没在看我,一眼都没有,只是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皇上,冷漠得让人心寒。
    像被一记闷棍击中,我闭上眼,眼前发黑。
    “母亲,这是大逆不道。历代皇帝没有一名男子,你难道要为了他……”
    “大逆不道?”她咀嚼了一下这个词,笑得很开心,“逆谁?我是皇帝,一国之君。历代皇帝?她们都死了。”
    我有点喘不上气。
    “所以您把他关在习礼亭一年,是为了培养他做储君?”
    “聪明。”
    我攥紧拳头:“那您此刻大发雷霆,是生气我染指了您的亲生儿子吗?”
    那我呢,我很想开口。
    这十几年,您一点母女情分都不念吗。
    但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还想维持那点可怜的自尊。
    她怜悯地看着我:“我告诫过你,不要再对他起心思了,是你自己不听。”
    我张了张嘴。
    可笑,太可笑了。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被接二连三抛弃的我,都太可笑了。
    耳边传来的轰鸣让我几乎失去所有思考的能力。我终于维持不住跪立的姿势,在一片目眩神迷之中,我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
    不对,我的身体不应该这么孱弱。
    难道有人也对我下药了?
    我一直很注意膳食安全,怎么会……
    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听到皇上轻描淡写地说:“车熙,桀骜不驯,顶撞圣上,将她押入天牢中,听候发落。”
    而吴冠清,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
    漆黑可怖的地牢里,腐臭的小鼠尸体和阴冷的霉味儿混杂在一起,引路人手里的烛光摇曳得很微弱,仅能照亮小路前方几尺。
    我身着囚衣,见地面上蜿蜒干涸的血迹,眉毛都没皱一下,抬腿跨了过去。
    意外吗?
    竟不是十分意外。
    愤怒吗?
    只翻腾了一瞬便平息了。
    现在要做什么?
    我顺从地进了牢房,随手扯了点杂草垫在屁股底下,缩在墙角坐着,眼神微冷。
    我被放弃了,放弃得很突然。皇上说我不是她亲生的,她想立自己的亲生孩子做皇帝。那个人是吴冠清。
    不对,很多地方不对。
    古往今来就没有男子登基的。听说边陲有个小国就曾有男人上位,后来它被姜国覆灭了。
    皇上真能为了他力排众议吗?朝臣们不可能答应的。
    她已经对外宣布了我的身世吗?就算我不是她所出,可我好歹是皇室之女,近些年除了私生活混乱些,旁的地方无可指摘。我若不死,轮得到谁来替我?
    皇上想让吴冠清继位,必须杀了我。
    我抬起头,轻舒了口气。
    难道要这样等死吗?
    不可能。
    这件事疑点太多,细枝末节根本经不起推敲。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逃出去至上。
    我环顾四周,冷静地思考着对策。
    贿赂差役绝无可能,等人解救和坐以待毙没什么区别,趁乱逃出去……
    若将差役的巡查习惯摸清,再耍点小手段,说不定能行。
    到时候逃出去,改头换面,养精蓄锐,再弑母杀兄夺回皇位。
    可若是逃跑失败,一切幻想都会化为泡影。
    我抱臂,将脑袋埋进膝盖里。
    一日之间,从高贵的王女变成了阶下囚,这种身份转换还真是让我难以适应。
    吴冠清……
    吴冠清!
    我死死地咬着唇,心中终于翻涌出难解的恨意。
    我苦心经营多年,难道都要为他做了嫁衣么?
    他默不作声,装作受了苦楚的模样,先拒绝了我的心意,却又半推半就地同我做那些事,最后将所有罪名堆在我身上。他倒好,得了个良家男子冰清玉洁的名声。
    绝不会原谅。
    若我能逃出去……
    第一件事,就是斩了吴冠清的头!
    耳边响起喧哗的惊叫。
    我冷眼望去,借着缥缈的烛光,能瞧见对面牢房里一人穿得破破烂烂,头发脏污得黏成一团,眼下乌青一片,憔悴不堪,眸中却亮着奇异的光。
    他猛地扑上来抓着铁护栏,死命摇晃,发出巨大的响声:“瞧瞧,瞧瞧这是谁?这不是我们的王女车熙吗?”
    他声音极大,惊动了周遭所有人。
    这里的环境这么幽暗,他都能认出我?
    “王女?王女也犯错下狱了?”
    “你小声点,说不定人家很快就放出去了……”
    “你怕什么?你都快死了!”
    “我可还想多活两天……”
    “你还不如早点死了!”
    “你**的说什么呢狗操的玩意儿!我*****……”
    争吵辱骂之声不绝于耳,他们似乎认定我是犯了小错暂时来这儿走一遭,并不敢真正惹怒我。唯有眼前这人目光如狼,一直死死地盯着我,若没有护栏阻挡,我真怕他冲上来咬我一块肉。
    以前的仇家?
    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喉咙里发出嘶嘶怪笑:“怎么,车熙,你不认得我了?你害我害得这么苦,你**的不认得我了?”
    我皱着眉瞧了他半天。
    他面色蜡黄,形如枯槁,除了一双眼睛亮得吓人,半点人样都没有。
    我摇了摇头:“不认识。”
    他一愣,难以置信地道:“你……”
    你了半天也没个后文。
    而我终于从他说话的风格勉强在脑中凝出了个人影。
    “你是……小呆子?”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