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头(h)

    我靠在墙边睡了一宿。
    说实话,地上邦邦硬,我还从没在这种环境下睡过觉,睡得并不好。我心下叹息,就当体会民生疾苦了。
    天似乎刚微微亮,朦胧的光从地牢后门缝隙中透过来,无声地吸引着我。
    得想个办法从那儿逃出去……
    墙角的杂草突然无风自动起来。
    嗯?
    我蹲下,愕然地看见那里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然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臂。
    !
    来不及细想,我下意识抬脚踏去,那人的手被我踩在脚下死命碾压,居然哼都没哼一声,只是反手将我脚踝抓住。我心一惊,正想拔下头上发簪狠狠插进去,他却突然低声道:“别动,是我。”
    吴镇宇?!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四周无人,连小呆子也没在看我,只是靠着墙均匀的呼吸。吴镇宇从杂草处爬出来,我才发现那下面居然藏了个黝黑的地道。
    他抖了抖头发上的泥土,我急切又小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这地道是怎么回事?”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突然把我揽在怀里。
    “对不起。”
    “啊?”
    “我来晚了。”吴镇宇说,他的声音落在嘈杂的地牢里轻飘飘的,手臂紧紧环着我,似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
    我呼吸一滞,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晚什么呀,我这才来一天不到,屁股都还没坐热呢。”
    他声音闷闷的:“外面的事我都听说了。”
    我一顿,轻描淡写道:“什么事?”
    他用力收紧手臂:“皇上突然对外宣布废了你,宣布要扶持吴冠清上位。”
    “她没说为什么?”
    “她说是你殿前失仪,冲撞了她。”他松开手,与我对视:“到底怎么回事?”
    皇上居然没提我的身世,她是怕事实败露,支持她的人不多吗?
    我静静地看着他,说:“我之前同吴冠清的传闻,你听说了吗?”
    “就因为这个?”吴镇宇难以置信,“皇上怎么会……”
    我突然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吴镇宇双手打开僵硬地楞在空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遭随时都会有人发现,守卫随时会巡查到这里,而我们却在阴暗的角落里旁若无人地深吻。
    他呼吸一重,扣住了我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
    就这一刻,他死也足矣。吴镇宇想。
    灼热的呼吸扑在对方脸上,我环住他的脖子,将他推在地上。
    他躺在杂草堆上,一双眼睛极亮。
    “要在这里?”他轻声问。
    我点头,笑:“不可以吗?”
    他呼吸更重,手已放在了我腰间,声音喑哑:“要是被人发现了,你不担心?”
    我俯身靠近他的唇边,在他唇上一咬:“怕什么?在他们眼里,我已经睡了我一个哥哥了,再睡一个又何妨?”
    他眼睛更亮,反手将我一护,我俩滚到了视线更狭窄的地方,身躯紧紧贴着,剧烈地喘息。
    “这次是你同意的。”他说。
    “嗯。”
    “不许反悔。”
    “不反悔。”
    “没别的想说的?”
    “有。”我说。
    他一窒,我拍拍他的脸:“在想你话为什么这么多,还不开始。”
    若不是在这儿怕被发现,他定会仰天大笑几声。
    现在他紧紧扣着我的腰不肯放开,激动地胸口剧烈起伏,却只是低头啄了啄我的唇角。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视若珍宝般摩挲着我的脸颊,低声说:“我还是……怕你不愿意。”
    啧。
    我有些不耐地扯开衣襟:“不愿意我就自己来。”
    隐蔽的角落里,两人的呼吸声逐渐缠绕在一起。
    我不敢闹出太大动静,只是三两下将他下身衣物褪去,自己跨坐在他腰间,磨蹭几下。
    他嘶了一声,某些部位开始发硬、发热。我伸手向那儿探去,抓揉一番,如愿看见他喉头微动,眸中情意翻涌。
    “想要吗?”我一边挑逗着火热的阳具,一边调笑着问他。
    他没答话,将手放在我大腿上摩挲,一手向我胸乳上抓来。
    隔着衣物,他并不满意手感。囚服很宽松,他轻易就探了进来,掌心直接触碰到敏感的乳尖,又捏着它,将它揉搓成各种形状。
    乳房软如水,被这粗糙的手掌一玩弄,几乎要化在他掌心里。我忍着快感,借着下身的分泌的点点蜜液,向下一坐。
    他被我猝不及防的袭击吓了一跳,阳具陡然向上一翘,硬挺挺地抵在我花心深处,我没忍住哼了一声。
    “怎么这么着急?”他揽住我的腰,自觉地配合着我的动作,一上一下顶着跨。
    润滑不彻底,就这样硬生生进来,我自己也不好受。他那家伙很大,整个蜜道吃满了我都嫌长,又粗得几乎要将我穴口撕裂。我咬着牙有规律地动着,道:“速战速决。”
    “没想到你喜欢这么刺激的。”他起身,动作幅度很大,我清晰地感受到阳具在我体内一侧,碾压过敏感带的那团嫩肉。
    穴口被这刺激得一颤,咕咚一下吐了泡水出来。
    吴镇宇埋在我胸前,将衣服向外一扯,在我胸前啃咬,含混不清地道:“你别把我衣服打湿了。”
    “打湿了又怎么样?”
    “打湿了,你的罪名可能要再加一条了。”
    “怎么,”我蜜道一夹,他差点缴械,我挑衅地看着他,“你要去告我一个强奸亲哥吗?”
    他无奈一叹,往外身体里狠狠一撞:“我可舍不得。你想什么时候出去?”
    “越早越好,再待下去我怕出事。”我喘着气,又将它完整吃下,“你准备怎么带我走?”
    他向地道处努了努嘴,我眉头一皱:“那儿通向哪儿?”
    “不远,就在宫里,靠近冷宫那儿。”他掐着我的腰,贪婪地吮吸着乳尖。强烈的快感似乎要将我埋没,我断断续续道:“那你……这个地道……是怎么回事?”
    “很久之前挖的了,当时我也犯了错被关在这儿,不服,天天晚上就在这儿挖地道,后来逃去参军,顺手就拿了个吴大将军的名号回来,厉害吧?”
    我随着动作轻柔地起伏,不让交合的声音变大,“犯的什么事儿?”
    “我对你早就有贼心了啊,被皇上看出来了。操的,我都不知道她怎么看出来的,我不就对你的背影看得痴迷了一点吗!”他抱怨了几句,底下动作更凶了。
    “……”突然不想动了。
    他动作加快,几乎快把我撞碎了,我哪里受得住,不得不揽住他的肩头,小声道:“慢点……慢一点……”
    “怎么样,就从地道出去吧?我偷偷带你出宫。”
    “你当时出逃,皇上难道没兴师问罪吗?她没问你当时是怎么逃的?还有,你到底在里面待了多久,居然能挖到冷宫去!我还以为你真的一直在外面打仗呢……”
    “记不得了。许是我后来立了战功,她就没再追究了吧。”
    我深吸了口气:“她把我关到这间牢房,难道是巧合么?”
    “什么?”他怔了下。
    “你当时逃出去,她肯定会彻查这里,总不能他们傻到没发现这个地道吧?”我紧紧地看着他,“如果住在这里的人没发现、或者后来根本没人再被关进来,她故意把我安排在这里,又在出口那儿设下陷阱呢?”
    吴镇宇将手搭在我肩膀上,进行了最后的释放。我们静静抱了一会儿,等到身体不正常的热意逐渐平息,他终于开口:“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攥住他的手腕,道:“正门有十道岗把守,我们……”
    我话头突然停住了。
    吴镇宇推推我:“怎么了?”
    我一动也不敢动,穿过他的发丝,我能清楚地看见,原本安静躲在角落里的小呆子,此时正握着栏杆,死死地盯着我,手上青筋凸起,似乎都快爆裂了。
    他刚刚……一直在看吗?


新书推荐: 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 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 领证后,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为了求生我不得不(NP) 恶女与疯犬(1v3,骨科,修罗场) 再見家 末世大佬在七十年代当村霸 拯救孽徒的我死遁了 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 我在恐怖世界卖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