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逃

    我大气也不敢喘,楞在原地,大脑极速转动。
    该怎么办?他看见了吗?看到了多少?
    他会大喊大叫把别人引来吗?
    他会揭露我吗?
    他看出我想要逃跑了吧。
    可他为什么不说话?
    小呆子睁大的眼里似乎有血丝,手臂都微微发抖,似乎被气得不轻。
    可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直瞪我,如果他眼睛是刀子的话,我早被他捅个对穿了。
    吴镇宇还被我抱在怀里,我与他相拥着,却在他身后与曾经另一个男宠对视着。
    这个场景……实在有些荒谬。
    吴镇宇见我半天不说话,疑惑地向后看去:“是有人来了吗……”
    我赶紧捧住他的脸,快速道:“正门有重兵把守,我们逃不掉的。你等会儿出去,给他们找点事做,放把火什么的,然后从后门那儿下手!”
    他似乎被我急切的声音也带着紧迫了起来,简单答了句:“好,我去去就来。”
    “嗯。”我拍拍他的脸,目送他的身影从地道里消失,这才松了口气,赶紧用旁边散落的杂草掩盖住黝黑的洞口。
    这地方从前没被人发现过真是狗都不信,皇上绝对是故意把我关这儿的。
    她是知道吴镇宇会来找我的吧?那他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跟踪呢……
    啧,难搞。
    小呆子冷不丁开口:“喂,车熙,你倒是很闲呢。”
    他故意将“闲”字咬得极重,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吃。
    我将衣服整理好,敷衍地笑了笑:“是吗,可能是吧。”
    “你什么时候能少收点小情郎,你难道不知道就是他们害了你吗!”他终于忍不住晃起了栏杆,大声骂道。
    “叫什么呢!”不满的。
    “别大呼小叫地直呼王女名字!闲自己死得不够快啊!”趁机讨好我的。
    “再吵一声你明天就死!”诅咒的。
    我静静地看着小呆子,他对这些言论置若罔闻,只是盯着我,眼神像淬了毒。
    “我一直是这种人,如果不是的话,又怎么会收了你呢?”我好脾气地说,“如果没收了你的话,又怎么会……”
    “又怎么会被你关在这儿呢?”他讽刺地开口。
    我心里咯噔一声。
    他怎么突然变聪明了,我叫他小呆子就是因为他好骗啊。
    皱了皱眉,我还没想好说辞,他眉眼突然软下来,眸中像是突然升起一团薄薄的水雾:“车熙,求你,别扔下我……”
    他慢慢地跪下:“我知道错了,别关我了,我再也不害你的情郎了,只求你能陪我,真的……我在这里反省了很久,我每天都在后悔……见不到你,我简直生不如死……”
    他哽咽了一声,将眼睛合上了。
    “我本来以为自己放下了,结果今天居然又见到了你,你居然……你……”他说不出话,我却隐约能猜到一些。想必是看到了我与吴镇宇交合,被刺激到了。
    我声音放柔了些,道:“会的,如果我逃出去了,会把你放出来的。”
    能不能逃出去还再说呢,若我能逃出宫去,定会逃得远远的,绝不来躺这浑水。
    日后东山再起,若他还没死,且恢复以前样貌的话……我倒还会考虑一下将他纳入后宫中。
    他得了我的应允,像是恢复了活力,声音都振奋了些:“听着车熙,你这间牢房很奇怪,我是最近被调过来的,这几天里面一直没住人,他们把你拉到这来,就像……专门在等你一样。”
    我心下冷哼一声,果然。
    “我知道了,”我温柔地点点头,“还有别的吗?”
    他痴迷地看着我,失神地道:“没有了……”
    “那我想休息一会儿,好吗。”我扯了扯衣服,别过耳边的发丝。
    “好……”
    没有有用的消息,那我也不想和他多说什么。我靠着墙角,内心很沉静。
    大约过了几炷香的时间,前头突然传来烟雾和惊慌地喊叫。
    “走水了!牢房走水了!”
    “怎么搞的!快救火啊——”
    “着火了?哪里着火了?我们怎么办?!”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有火!火在烧我的衣服——”
    “都给我闭嘴,不许闹!喂你们,都站住,不许逃跑!喂——”
    在一片乌烟瘴气之中,能听见许多人急切的走动声和呼救哭喊声。我冷眼看着这一切,直到后门处传来怦然地轰炸声。
    后门……被炸开了。
    尘土飞扬,灰黄色的烟雾里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是吴镇宇。
    他锐利的眼四处搜查了一下,很快便发现了我的身影,径直向我走来,拔剑出鞘,竟斩开了那道门锁。“跟我走!”
    “这些人……”我指了指旁边的囚犯。
    对面牢房的小呆子抬起头,默默地看着我和他抓紧的手。
    “我已经派人去救火了,你放心,五更死的病人我绝不会让他们三更就死。”他攥紧了我的手,再次重复:“快走。”
    怎么和阎王爷似的。我也来不及多想,赶忙跟着他的步子走了。临走前,我无意瞥见小呆子专注的目光,那里似乎只盛了我一个人。周围兵荒马乱,他也纹丝不动,只定定地瞧着我。
    我心神一震,咬牙,还是跟着吴镇宇走了。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来解救你的,小呆子。
    周围很乱,大家抱着头尖叫,我唆使吴镇宇趁机砍断了好几处门锁,大声喊道:“走火了!他们想烧死你们,都快跑啊!”
    一瞬间,大家都在过道里奔跑,人头攒动。
    “小熙,没想到你还挺阴险的。”吴镇宇边跑边回头看我。
    “活命而已。”我简单道,目光死死盯着出口。
    “从这儿出去之后去哪儿?直接出宫怎么样?”他问。
    我沉吟了一会儿:“回我寝宫看看!”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点?”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跳到他肩上,“背着我,跑快点!”
    “好!”托着我的屁股,健步如飞。
    中途,路上撞见了几波御林军,我们藏在隐蔽的墙角,他扔给我一套衣服:“你穿着囚服太惹眼了,换上这个。”
    我措手不及被扔了满脸,“这是什么衣服?男装?你想让我扮成你的小厮?”
    他赞赏地看着我:“你倒是聪明。换吧,我给你守着。要是被人发现了就让他们滚,别耽误我好事。”
    做都做过几次了,在他面前换衣服倒没什么好羞涩的。我一边换一边纠正他:“错了,你就是将军也不能强迫宫女,会被御林女军当场打死的。”
    吴镇宇:“……跟鲁国打仗久了,打忘了。”
    我给自己套上袖子:“鲁国,他们是什么国家?”
    他帮我系上腰带:“听说怪得很,居然是男人当君王,打仗队伍里清一色的男兵,哈,简直荒诞,纯男人打仗怎么可能赢?这不,成我手下败将了!”
    “你这话要是能让皇上听见就好了。”
    “嘿,皇上……”他摇摇头,又在我脸上抹了几块泥巴:“擦黑点,别被人认出来。”
    我们从墙角出来,他在我前头走着,大摇大摆地配着剑。我一直低着头,谦卑地跟在他身旁。一路上,倒也不是没有御林军对我的身份起疑,可在我的耳语下,吴镇宇早想好了对策:“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查我身边的人!地牢那边着火了知不知道?快去救火啊!”
    于是她们脚步匆匆地赶着去救火了,倒也算没什么波折。
    我们健步如飞,很快来到了我寝宫边,却见平日熟悉的地方正被里三层外三层把守着。我心里一咯噔,让吴镇宇上前探问,他们却答:“是皇上的意思。”
    不用想,那几处暗道肯定也有人守在那儿了。我疲惫地闭上眼,对吴镇宇道:“走,试试能不能出宫。”
    不管怎么样,能逃出去就行。
    可等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到一处出宫的小道,正欲钻出去时,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吴冠清。
    他穿着一身飘飘的白衣,领着一队御林军站在最前头,神色淡漠地看着我们。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