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羊入虎口(现百abo) > 边玩弄边说要送人去聚会,她可以很体贴(h)

边玩弄边说要送人去聚会,她可以很体贴(h)

    昏暗的琴房里,两具身子激烈地纠缠在一起,任序下身快速耸动,耻骨和耻骨的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击打声,她单手揉着一团柔软,嘴里还叼着一个红通通的乳尖儿,大力吸吮着,仿佛想吸出乳汁来。
    她说会温柔,也确确实实有照顾到余漾的感受,但第一次品尝美味的甜点,少女也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力度。
    余漾的双腿已经被摆弄成了钝角,粗长深入体内,小穴被撑开到极致,吞吐得异常艰难。
    瓷白肌肤因情欲的浸润浮起一层粉嫩,红透了的脸蛋流露出几缕魅色,勾得任序更想欺负。
    任序的脑袋上还放了两只白皙的手,不断地揉压。余漾的红唇张张合合,不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两眼迷离地看着身上人的脑袋。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alpha的信息素很好闻。
    任序一抬头,和余漾的眼对上,余漾的眼好似泛着波光粼粼的春水,看得任序勾起了唇。
    “喜欢吗?余老师。”任序想起刚刚她不要自己叫她漾漾,索性也换了个称呼,这种时候叫余老师似乎也不错。
    任序的眼神很烫,烫得余漾慌慌张张地移开了视线,这人怎么突然抬头看她,真是讨厌。
    任序得不到回答,也不恼,继续追问道,“怎么不叫我任同学?”
    “闭嘴…嗯、哼,不许嗯说话。”余漾仗着任序刚刚说得会温柔点,同时不自觉地使出了老师的威压,对任序下了命令。
    任序挑了挑眉,俊脸上带着一丝戏谑,惩罚似的用力撞了两下,朝内壁最柔软的地方进攻,没几下余漾就在她的后背留下了好几道抓痕,“啊啊、啊你…你你”
    听到她恼羞成怒的不成句的话,任序欺上了她的唇,就这么点大的地方,余漾想躲也躲不开,更何况任序现在把她弄得浑身都是软的,根本无力反抗,于是很容易地,任序吻到了她。
    滚烫湿热的舌尖探入口腔,自来熟地和余漾的舌亲密接触起来,两舌勾着,一副要抵死缠绵的架势。
    实际上,余漾是躲着的,可又能躲到哪里去,只落得个被吻得喘不过气的下场。
    蛮横的肉茎碾着顶着磨着穴内里的嫩肉,将人肏弄不停地绞弄粗硬。
    太深了,余漾的脑海一片空白。
    “明晚送你去?”任序怜惜地亲了亲她的眼尾,身下的动作也不停,边动边问。
    她这么问,其实只是想看看余漾要去和谁聚会。不过聚会,听起来是会有很多人的,应该不会是单独和心上人。
    对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余漾有没有喜欢的人,任序的眼神暗了暗,现在问不是个好时机,再等等。
    “嗯…不、不要。”余漾被玩弄得失神。
    “漾漾到时候肯定累坏了,我送你去吧。”任序否决了她的想法,直接做了决定。
    两人在琴房里来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一次时,任序提着胯,掐着女人的细腰,直往自己身上揽,找准那个紧紧闭合的小点,猛然间喷发出一股股滚烫的白浊。如果可以,她想射进去。
    而余漾早已被折腾得处处泛红,这一次激射给她带来了新的高潮,战栗的身子纤弱而娇柔。任序想呵护,但更想占有。
    热潮期总算是过去,余漾累得昏昏欲睡,任序看着女人泛着白沫的阴唇,现在还在吐着泡泡。她微微叹了口气,虔诚地亲吻上去,凉凉的唇瓣让余漾无意识地嘤咛一声。
    琴房的清理用具太少,任序简单给人擦了擦身子,看时间发现才早上八点多。
    她用小毯子给人盖上,然后出了房门,将门锁上,以免有人闯进来。
    将近下午一点,她才提着两袋东西回到琴房。
    余漾早就醒了,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默默流眼泪,她不知道怎么事情突然就变成了这样,而且一醒来任序也不见了,门也开不了,她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害怕。
    任序打开门,见到人这副样子,赶紧将门关好跑到她面前蹲下。
    余漾现在只是简单地用被毯子盖住身体,姣好发身材若隐若现,看得任序喉咙一紧。
    “漾漾,我回来了。”她把面包和牛奶拿出来,又把洗漱用品一一整理好,漱口水之类的也给买了。
    琴房这边有个洗手间,也不需要出门。
    余漾双腿曲起,脑袋埋着,听见她说话也不理她。任序能听见微微的啜泣声,心脏像被捏了一样疼。
    任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担心,我刚刚出去删掉这段时间的监控记录了,虽然没拍到什么,但全已经都亲手删掉。我处理好了。”
    她将余漾归为自己的omgea,当然不会让伤害到她的事情流传出去,今天也确实是她太着急了,不过也是让她们的进展跨越了一大步
    余漾已经安慰了自己很长时间,任序的这句话显然是给她打了强心剂,她蹭掉脸上的眼泪,一个人默默起身想去收拾自己。
    但她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毛毯,其他的衣服全被扯得乱七八糟,根本不成样子,又怎么穿出去。
    “衣服。”任序递过来一套衣服,内衣内裤也准备好了,这一整天,余漾的尺码被她摸得清清楚楚了如指掌,买合身的衣物自然不在话下。
    余漾的脸一红,胡乱点了点头,她现在实在不想见到任序,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接过衣服和洗漱用品后,她又被任序叫住。
    “等等,漾漾。”
    任序的称呼让余漾心中一惊,但她也不好反驳,抬头给了她一个询问的眼神。
    任序拿起一盒药膏,看向余漾的下身,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那里累坏了,得上点药。要我帮忙吗?”
    “谢谢任同学,我自己来。”将药膏接过后,余漾又恢复了淡淡的表情。
    明显的疏离让任序不知所措,实际上余漾也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这样是最好的,难不成要她做一个勾搭学生的没有距离感的荡妇。
    任序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耐不住,起身把一片狼藉收拾干净,又坐了许久,余漾才出来。
    她的脸色红润,除了嘴唇微肿,声音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有些沙哑外,其他倒也还好。
    “任同学,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了。以后我只是你的老师。我…我先走了。”余漾犹豫道,“这些多少钱,我把转还给你。”
    任序等了她这么久,只等来这么几句界限分明的话,心中酸涩难忍,上前两步拉过她的手腕把人拽入自己怀里,禁锢住她的身子不让她离开。
    “余漾,你说的那些什么到此为止,我还没考虑好,钱也不用还我。但是你昨晚答应过我,让我把你送去聚会的。”
    余漾肉眼可见地慌乱,她只记得昨晚被这人不知疲倦地要了很多次,连自己告诉她要去聚会的事也给忘得一干二净,她什么时候答应过她这件事了,难不成昨天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应了好。
    “余漾。”任序沉着脸叫她的名字,低头企图亲吻她的侧脸,结果又被余漾躲开。
    任序压抑着不满,见余漾的眼镜被大动作晃得有些歪,她抬手帮忙摆正,“余漾?”
    “我真的答应过…?”
    “嗯。”
    余漾犯了难,这孩子看起来太固执,只能慢慢来了,而且如果自己真答应过,不履行也不太好。
    只是送她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一小时之后,余漾坐上了任序家的车,这车一看就价值不菲。
    余漾心想,坐着这个车去了同学聚会,指不定被人要看到了要掀起一番小风波。
    任序和余漾坐在后排,把隔帘拉上,还在生着闷气,一路上也没说话。
    余漾一直在看着窗外,下身还有些不适,但撑着也还行。
    车外的景象飞驰而过,她不清楚自己在看什么。
    “小姐,到了。”前边的司机提醒两人,余漾下了车,见任序仍一言不发,轻轻道了声谢,将车门关上后,踩着高跟鞋走进了旁边餐厅的包厢。
    司机等了好一会儿,忐忑问道,“小姐,走吗?”
    “在这等着。”任序坐在车里,静静等待。
    —————
    (守株待兔…?)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