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书堂 > 百合 > 羊入虎口(现百abo) > 以前喜欢的人/你下边可不是这么说的

以前喜欢的人/你下边可不是这么说的

    余漾进了被订好的包厢以后,见到她的人立刻迎了上来。
    “余漾?”宋宁芫惊喜不已,“你来了!”她们的关系还不错,只是最近几年的联系变少了。
    推开围在旁边的其他人,宋宁芫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像以前一样热情地挽着她的胳膊,“漾漾,最近怎么样?”
    “余漾?”班长许皑穿着笔挺的西装从人群中穿梭过来,也问她最近的情况,顺便暗示自己刚赶完活动,在一个大公司当总监。
    “挺好的。”余漾对这个风流成性的alpha没什么好印象,当年上学的时候她与同学的交流不多,只和其中几个关系得比较好。
    “呵…还和以前一样是个冰美人。”许皑自嘲地摇摇头。
    “诶呀,分人啦。”旁边有个人笑道,“谁不知道咱们余漾和女朋友呆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呀?”
    余漾脸色一僵,宋宁芜听到这话,又见余漾脸色不大好看,打圆场道,“什么女朋友,你们怎么还记得那些事,人家明明就是普通朋友,要是余漾有女朋友,那我可没机会了~”
    余漾不太喜欢这种氛围,她假装不经意地环视一圈,见沉季青没来,心中隐秘处生起了一点失望。
    简单吃过饭后,许皑直接当场让人又开了一间专门供客人饭后娱乐的包厢,说是请客。
    其他人都挺高兴地答应了,ktv在这间餐厅的第二层,他们上了楼,开始唱歌。
    余漾坐到一边听着他们唱,宋宁芜靠了上来,问她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沉季青,又好奇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宁芜,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余漾无奈道,刚刚这人还在其他人面前说他们是普通朋友,现在怎么又八卦起来了。
    “我才不信呢。当年你们如胶似漆的,十指相扣,还说是普通朋友?”
    沉季青虽然是一个Beta,但却是一个优秀的beta。余漾想起她,撩了撩头发,有点落寞,“那也是以前的事了。”
    余漾不可控地想起任序的脸,她们俩的眉眼,确实有点像,和任序在琴房里的时候,她看着她,迷糊时有一瞬间还以为是沉季青。
    她对沉季青有过好感,现在不可否认也是有的,但他们突然有一天关系就淡了,余漾即将脱口而出的表白也被堵了回去。
    “不过她最近在做什么呢?诶,都没来聚一聚。”
    余漾笑笑,谁知道呢。
    一场聚会,四十来个人,上来和余漾搭话的有许多,但大多都是讲两句就走了。
    余漾坐在一边和关系尚可的几个人聊聊天,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点二十多。
    许皑像模像样地说了几句宣布聚会结束的话,在掌声中来到余漾面前,问道,“余漾,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谢谢。”余漾起身拿起包准备离开。
    许皑的脸色沉了沉,“晚上不太安全,我送你比较好吧?”
    余漾朝他道谢,再度拒绝。宋宁芜挡住许皑,说要和余漾一起走。
    许皑也不好说些什么,找准机会慢悠悠地跟在离开的两人身后走。
    余漾两人到了门口,寒冷的风让她们裹紧了衣服。
    “滴——”一声喇叭响起,余漾下意识地往声源地看去,一辆熟悉的车还停在她几个小时前下车的地方。
    是任序。
    余漾的情绪十分复杂,任序怎么还在等她。
    宋宁芜惊讶地看着那辆豪车车慢慢驶进,虽然他们本就很近。
    后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俊脸,任序因为见到她面色缓和下来,还染上了一点笑意。
    “漾漾…你们认识吗?”
    宋宁芜的问话让任序的心一凝,漾漾…叫得多自然,又亲密。
    “嗯,余老师好。”任序目光如炬的望着女人的眼,余漾感觉腿心隐隐发酸。
    “这是我的一个学生。”余漾解释了一句,正想装作不知道任序要干什么的样子离开,这时身后许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余漾?宁芜,你们在做什么呢?”
    真是阴魂不散。
    看见余漾的表情,又瞥了眼马上要过来的男人,任序吩咐司机一声要送她们回家。
    司机下车打开了车门,让宋宁芜坐副驾,余漾则被任序不容拒绝地请到了后座。
    见余漾和宋宁芜跟没听见一样,许皑有点着急,同时也很难不注意到她们身边那个明显比他强大的年轻alpha。
    两人的眼神碰上,任序皱了皱眉,重新回到车上,叫司机开车。
    “先送宋小姐回去吧。余老师家和我家近,到时候更方便。”
    余漾一噎,但不好反驳,也就默认了。
    宋宁芜感激,又不敢直接打听她们的事,这个学生看起来就很不好惹。
    在一片沉默中,宋宁芜被送回家门口。
    这时已经将近十二点,余漾艰涩出声,“任序…”
    “余老师,现在太晚了,今晚去我家吧。”任序一副为她考虑的样子,“我家很近,东西也有准备,而且家里没别人,不用拘谨。明天再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你,我在这里下车就好。”
    “不要。”
    任序转头看她,漆黑的眸子让余漾紧张不已,她似乎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学生。
    隔帘缓缓关合,后座的光线昏昏,任序没开灯,而是从旁边的小储物柜拿出了一双鞋。
    她自然而然地托起余漾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腿上,修长的指稍一用力,将高跟鞋给脱了。
    余漾还没来得及伸手阻止,脚背被人摁住,任序转头,见她惊慌失措,慢条斯理地把另一只也给换了,最后才放过她,把两人距离拉远,“余老师紧张什么?”
    “任序,我觉得有些话,我们得说清楚。”
    这时车已经驶进了任序家的别墅,停在一边,司机是个人精,和任序请示一声便赶紧下车离开了。
    任序拉着身边人的手腕,“余老师请说,我会认真听的。”
    余漾深吸一口气,镇定道,“昨天那是意料之外的事,我们都不想的。不管在学校里,还是校外,我希望我们都只是师生关系。”
    “是么?”任序气笑了,强硬地将人禁锢在怀里,任由余漾怎么挣扎都岿然不动,“刚刚那个omgea和alpha和你又是什么关系?而且余老师。”
    任序将手探进她的下边,指尖触碰到凉凉的蜜液,语气十分恶劣,“你这里不是这么说的。”
新书推荐: 穿成龙傲天男主的未婚妻 [快穿]人生赢家的奋斗史 重生后全世界异变了 龙使[御兽] 重生之霸爱吾妻 闺色有毒 芳香疗法 穿成恶毒原配四福晋[清] 渣完就跑后我被全球通缉了 虚情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