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有一刹那,雁行看起来好像刚刚被人打了。他坐在轮椅上,双手僵硬地坐立不安,嘴唇因震惊而微微张开,快速地眨眼。
    然后他闭上嘴,看向何已知,眼角危险地皱起:“什么意思?”
    何已知试图耸肩,接着不习惯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口:“我买下了这栋楼。事实上,就在去吃饭之前,我才刚刚和那个房地产商签了合同。”
    所以他才会比其他人更早到烤肉店。而且反常地穿了正装。
    “他一直把这栋烂楼留在手上是在等待拆迁,但是等了很多年也没有等到。”
    青年说这些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山竹和侯灵秀又为了某种食物或者某场游戏吵架了的日常。
    “你买了……这栋楼?”雁行压低声音,尽管他很想大声喊叫,“作为住宅?”
    “不,”何已知有些紧张地说,不想让雁行误解他给自己找了新的住处,“是教会的老板,他一直想把这里打通上下做成ive house,这样客人可以在上面看演出,然后到底下喝酒。只是一直没有钱去实现这个计划。所以我和他算是合伙人,我们包下了这栋楼,他可以经营地下的酒吧和楼上的演出厅,而我只要楼顶的天台。”
    “为了什么?”雁行问。
    “你知道为了什么。”
    雁行沉默了,何已知可以看到他脑子里的齿轮在咔咔转动,好像从来没处理过如此复杂的信息。
    楼梯口的霓虹灯牌下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旁边贴了张写着“敬请期待重磅归来”的纸条。
    “你哪来的钱?”雁行问。
    何已知笑着,不好意思地理了理头发:“多亏了你,这段时间我交到了不少有钱的朋友。”
    他从怀里拿出一叠折起来的借据。
    “为什么会这么多?”雁行一如既往地怀疑一切。
    “因为他们都很热情地想为我的爱情投资一点什么。”何已知若无其事地翻了翻手里的借条,像是在清点自己的资产,尽管它们都是负的,“这有一张是秀秀的,你想看他写了什么吗?”????“侯灵秀?”
    他一个高中生能有什么钱借给何已知?
    雁行有些犹疑地从他手里接过侯灵秀写的借条。
    纸条上是这么写的:
    听说你要给雁行买栋楼,然后和酒吧的男大姐一起做ive house?我认为那很酷。虽然我没有钱,但是我投资了一个表哥,所以我认为我应该拥有一点股份。
    借款人:侯灵秀。
    如果侯灵秀在这——他肯定在雁行拿到纸条的瞬间早就跑了,所以什么也不会发生。
    何已知轻轻地掰开雁行逐渐攥紧的手指,把纸条从他手里拿回来,和其他的借条塞在一起。
    雁行看着他:“你——”
    他的声带在颤唞,他说不出话。
    他能说什么呢?
    上一次,何已知为他种了一棵树,让他失声了一个月。
    现在他又为他买了一栋楼。
    雁行感到不可思议,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这个年轻人借款的风险吗?这显然是学校和社会教育的失败。
    何已知就像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背负了怎样的压力一样。
    事实上,在说出自己做了什么之后,他反而变得更轻松自如,举止里带上了几分如释重负的轻浮。
    在夜风和酒精的作用下,这个年轻人笑得有些野蛮。
    “来吧,我带你上去看看。”
    他拉着雁行进了电梯,然后在通往屋顶的台阶前将他背了起来。轮椅被留在楼梯间。像是一件不重要的行李。
    向上的台阶上,铺着厚度不一的木板,弥补了台阶浇筑时不一样的高度,让攀登的每一步都变得稳定。
    郑韩尼跟着何已知在这铺地板时,不会想到这栋楼有一天会属于他的朋友。
    “这里的改造才刚开始,但是我等不及了。”何已知用一只手推开天台的门,背着雁行走进去,反身踢了一块石头,将门抵住。
    雁行趴在何已知的背上,将眼神从他静脉跳动着的脖颈上移开,看向夜风吹来的方向。
    此时,他明白了为什么何已知问他这栋楼有何不同了。
    在他的记忆里,这片天台是荒凉和黑暗的稳定化合物,铺满了灰尘和碎玻璃。四周是高耸的钢筋水泥。屋顶的矮墙边缘没有栏杆,只有一条绳子,上面挂着几片褪色的旗子。
    有人说这里是一个自杀的圣地,因为这栋楼曾经发生过一场惨烈的火灾,造成了数百人死亡,他们的灵魂还在这里徘徊,吸引着那些绝望的人。
    但是,由于这个传说的来源是王阳明,雁行不相信其中的任何一个标点。
    即便它是真的,大部分喝醉的人也会在走到天台前被楼梯绊倒。就像那时急匆匆跑上来的何已知。
    而且连传播这个传说的王阳明本人,在决定告别这个世界之时,都没有选择这个地方。
    对于一个知名圣地来说,这样的背叛多少有些令人心寒。
    但无论如何,这里确实是一个悲哀的、没有希望和生机的地方。
    可现在,它变得不一样了。像一个奇迹。从地下看不出来,只有上到屋顶才能看见。
    仔细一看,其实变化也并不是很多,无非就是四面的墙壁上挂了老土的灯带,地上的玻璃和烟头被清理了,墙角有铺了一小块的瓷砖,还放了几盆绿植——无论那是什么,它们看起来都比羸弱的流苏树更有生机。


新书推荐: [综漫] 混蛋,把我的粉毛男友还给我 唐宫 一只驸马入赘了 夏日午后 女皇只取一瓢 我的姐夫是太子 [陆小凤同人] 用生命在卖痴 [咒回同人] 伏黑家溺爱日常 [综漫] 天与暴君是神女 [咒回同人] 在高专讨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