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雁行觉得可能是因为何已知站在这里的原因,所以才让这片屋顶显得如此不同。
    “这是……”
    趴在何已知背上往前走时,雁行的视线扫到了屋顶中间一团金属堆砌的尖塔。
    他曾经见过这个东西。在仓库里。
    “这是pvc完成的第一个金属的雕塑。”何已知说。
    他们走到金属塔前,仔细看还能看到其中那些被扭曲变形的破旧的电风扇、硬币、指甲刀……
    “我以为它只是一个火炉。”雁行说。
    其实何已知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有说出来,而是咧嘴一笑:“pvc也写了借条,要看吗?”
    “不用了。”
    “我打算在这放上桌子,”何已知站在雕塑旁的空地上,“把网络也接上来,这样你可以在这里工作。原本的电梯太破了,装修时会换上新的,可以直达楼顶。我还想把这些地方都铺上土,改成花园,因为我觉得我做园艺还蛮有天赋的。但不会全部种花,也要留出空地,captain它们可以在中间跑着玩,事实上,我在想能不能把花园和空地做成一条敏捷线路的形状……”
    他告诉雁行,这些灯光和装饰是pvc的投资,而玛玛会去陶瓷镇为他们定制一批独一无二的花砖。
    “一不小心扯远了……其实我想让你看的是这个。”
    何已知将雁行带到屋顶边缘,把他放在围墙上。
    “你不怕我这样倒下去吗?”雁行似笑非笑地抬起手臂。他的身后就是没有护栏的楼顶。
    “你可以试试。”何已知笑着说,“让我来帮你。”
    这次他把雁行抱了起来,让他转了个身,面朝外地坐在围墙上,失去知觉的双腿垂落在空中。
    这显然是一个更加危险的姿势,让雁行有些惊讶。
    何已知示意他向下望去。
    这里面向的是教会的后门,因为酒吧的关闭,幽深的小巷空无一人。
    这个场景曾无数次出现在雁行的梦中,他记得这个视角,阴暗潮湿的小巷,闪烁的路灯,开裂的墙壁……都和他回忆中的样子没有变化。
    但他却看不到五年前何已知坐着的那几节台阶,因为一张巨大的网,从楼房2楼的位置张开,延续地包围住整面墙壁,像是一条飞在空中的围巾。
    网格的边缘上,微风拂过,带动着整个凹陷的弧面掀起涟漪。
    “一张网?”雁行艰难地说。
    “没错,”何已知说,“因为你说我没法时刻待在你的身边限制你的自由,所以我决定换个思路——如果不能阻止你,那么我想我至少可以接住你。”
    “那是杂技和高空演出用的安全防护网,”他侧着头微笑,“由高分子聚乙烯丝和尼龙编织而成,据说可以让人从百米高空坠落而不受伤。”
    何已知说完话后,轻轻碰了碰雁行放在围墙上的手。
    被他碰到的手指蜷缩起来,但没有躲开。
    何已知抓住雁行的手,自己也翻过围墙,坐在他的旁边。
    “如果你状态不好,就上来跳吧。跳多少次都可以。”何已知说。
    雁行有些紧张地坐着,一条腿在空中晃动,风吹拂着他的发梢,撩动凌乱的头发。被何已知抓在手里的手指僵硬地颤唞着,连带着雁行整个人都在颤动。
    “一张网。”他的声音很沙哑,沙哑得几乎听不出声调,只有嘶嘶的气音。
    何已知点了点头:“你喜欢它吗?”
    雁行倒吸一口凉气,将自己和何已知的手掌按在腿上,以免它们更剧烈的颤唞。
    “我想你用错了宾语。”他说。
    “它们?”何已知疑惑,“我不知道网应该用什么代词。”
    雁行发出一声痛苦的喘熄。
    那是他最终认输的时候。
    因为何已知是愚蠢的执着、出人意料的天才和朦胧的瞳孔,还有迷人的笑容的结合体。
    雁行注定要在它们面前一败涂地。
    “不,不,”雁行边哭边笑,几乎喘不上气,“不是‘它们’,不是网。”
    “那是什么?”
    何已知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在男子向他转过来时,下意识地搂住了他的腰。
    雁行把脸埋在他的脖子上抽泣,眼泪和气息忽冷忽热。
    他恶狠狠地咬字,就像是在和自己的呼吸打架:“我为什么要去喜欢一片网?明明造它的人就在身边,而且长着我梦中情人的脸。”
    何已知感到头晕目眩。
    而雁行已经用他的肩膀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然后将束缚了何已知一整天的外套扒了下来,随手扔在天台上。
    在雁行摘掉他的眼镜时,何已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他感受到冰凉的手指贴上了他的脸颊,雁行的气息靠了过来,在他耳边说:“陪我跳一次。”
    何已知猛地睁开眼睛——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等等,其实我有点恐高,而且这个刚刚装好,不知道……”
    “来吧。”雁行笑着在拍了拍他的胸口,又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
    他的身体一低,就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何已知赶紧抓住他的手臂。
    两人在空中急速地下坠,几乎同时落到网上。
    安全网在空中掀起连绵的波浪。
    何已知还没从眩晕中回过神来,就听到雁行的笑声在自己身后。


新书推荐: 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 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 领证后,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为了求生我不得不(NP) 恶女与疯犬(1v3,骨科,修罗场) 再見家 末世大佬在七十年代当村霸 拯救孽徒的我死遁了 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 我在恐怖世界卖杂货